书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报告BOSS夫人嫁到 > 逃跑的爱情——幸福试用期(完)
    报告BOSS夫人嫁到 作者:斗儿
    “阿姨,我经历了什么,你不知道,很多时候,容不了我不思前想后。”卲宝儿幽幽叹了口气,沉重的有些承受不住。
    方千金看着卲宝儿的目光忽然平静了:“宝儿,你经历的,阿姨也经历过,所以阿姨能明白。”
    卲宝儿一惊,不知道方千金这话是什么意思:“阿姨,你是什么意思?”
    “阿姨和叔叔也曾离过婚,经历了一些事后才重新在一起,那时候,我总觉得,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带给我的伤害,所以即使后来怀了宁轩,我也没有告诉过他,而是各种相亲,用尽了各种办法想找给男人嫁了,我以为这样就报复他了。就在这时候,一个形婚的男人出现了,我是真想嫁,在感情上又没有亏欠,而且又解决了孩子户口的问题,可是都让他打乱了,再后来,他知道我怀孕,费劲心思的照顾,曾经那颗坚硬的心脏已经慢慢融合了,女人就是这样,嘴上再倔强,总是抵不过男人的甜言蜜语和一个表达爱意的举动,可是,你要明白,你得给男人一个机会,你不给机会,你怎么知道,现在的他适不适合你?是不是好的让你能够回头?”
    方千金的一席话说得很坦诚,她一直都是那种很欢脱的女人,很少会回忆往事,有时候没心没肺的像个小女孩,但这不代表,自己丈夫对自己的好不知道。
    卲宝儿的心微微一动,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她现在更多的是吃惊,不知道自己该如何。
    “好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但是阿姨得提醒一句,跟着心走,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爱那个男人,都要给一次机会,不要为了置气散失了自己的幸福。”方千金拍着卲宝儿的手告诫着。
    卲宝儿轻点头,她会好好想一想。该怎么走,她会想的很清楚。
    这边的邵亚韦忙完了今天的工作,打开手机看了叶思意发过来的地址,嘴角牵起了一丝笑意。
    修长的手指移动到鼠标上,准备关上电脑去餐厅汇合,鼠标失误的一点,邮箱却不小心点开了。
    本来也不胜在意,可是邮箱账号却让他不得不关心,带笑的眼睛瞳仁忽然放大,再看看邮箱里,那里面有很多是他发过来的邮件。而最新的一番,是上午的时候叶思意处理发给客户的图片。
    今天上午,只有叶思意借用过他的电脑,而且邮箱里面还有叶思意的工作证据。同样的,还有他和她多封聊天邮件,那个叫做‘叶子’的账号,他怎么可能认错?
    叶子……叶思意……
    邵亚韦忽然的恍悟,握住鼠标的手不由用力。
    明明知道这是隐私,不应该点开,可手就是那么不受控制,一封一封点开了邮件,一封一封的看完了。他所看的内容里,有他的,也有不是他的。
    叶思意邮件来往的人,也就几个,所以没翻几封就到头了,可是最后几封,格外的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明确的在邮件内容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那是一封叶思意和闺蜜发来往的邮件。
    内容很简单,只有几句话:
    思意,你真的要出国?就为了躲避父母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对象?我知道,你怀孕这个事,家里不好接受,可是你也不必为了一个这样一个孩子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别忘了,你和邵亚韦只是醉后的一夜,他可能连当天的事都不记得了,你至于要为他生孩子吗?他有喜欢的人,对你只是认识而已,你丫的要这么死心眼吗?听我说,你现在把孩子打掉了还来得及,嫁给好男人,以后还愁什么。男人嘛,世界上又不是只有邵亚韦一个。
    邵亚韦看完这封邮件后,眼睛里都是满满的震惊,手带着一分颤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孩子?什么出国,这都是什么?
    邵亚韦太好奇答案了,鼠标移到了已发信箱,迫不及待的点开来,按照刚刚那封邮件的年月找到了她的回信。
    叶思意回复里字字都带着坚持:
    彩儿,你说的我都懂,可是你没有经历过你又怎么会懂?所有人都说我的眼界高,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身价的男人入我的眼。其实,他们只看到了一部分。邵亚韦入我的眼了,所有人都认为不可思议,他只不过是一个穷酸的摄影师,但是我爱他,即使他不知道,我依然爱他,并且没有回头路了。我不能放弃这个孩子,不要问我原因和理由,那是一种直觉,本能的不愿意,所以我也没有办法。我知道,这样生下一个孩子对家族名誉不好,爸妈知道了也不会同意我生,所以我只能去美国,我想,无论我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会给他取名字叫‘北北’,就让我和孩子在北半球默默的生活吧,好了,彩儿,不说了,我得收拾行李,我怕来不及了。
    叶思意的回信最后以一句极仓促的话结束了,邵亚韦的心也仓促的不行。他还不能接受这样一个震惊的消息。
    在他的记忆里,他和叶思意之前也不过是见过几次。而回来后的叶思意让他觉得是个有故事的人,可是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份故事会包含着自己。
    没有从震惊消息里醒过来的邵亚韦去了餐厅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就连叶思意询问他要吃什么的时候都没有答话。他孩子努力组织自己的记忆,在努力的把刚刚看到的都消化。
    叶思意今天带着孩子过来了,她不时的给北北夹菜,脸上都是母亲的柔光,看的邵亚韦一阵动容,紧闭的薄唇微张,本来想问什么,却忽然停住了。这些事,还是等到他全部消化和查清楚再找叶思意认证,现在不能吓着她。
    “妈咪,水。”虎头虎脑的北北指了指水杯,似乎被呛到了。
    邵亚韦眼疾手快的将水杯递到了北北的面前,细心的堵在北北的嘴上,小心翼翼的喂下去:“来,慢点喝。”
    “咕嘟咕嘟……”北北一边喝着水,一边睁着眼睛看着邵亚韦。
    叶思意本来给孩子送水的手僵持在半空中,看着邵亚韦脸上认真的神色,顿时一阵心酸,这一幕,是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可是今天出现了,但却是无结局的。
    “谢谢你啊。”看着邵亚韦给孩子喂了水,叶思意感激的说了一句。
    邵亚韦用餐巾给孩子擦了嘴角,抬眼看了她一眼:“这是我应该做的。”
    叶思意也没有在意多想,忙让服务生上了菜,现在已经很晚了,她不能太迟回去。
    上了菜,北北显然饿了,吃的有些狼吞虎咽。叶思意不时的给他擦嘴:“北北,慢点,不然晚上回去肠胃又不舒服了。”
    一句‘北北’让邵亚韦切着牛排的手不由一顿,眼睛放在母子两人身上久久的移不开。
    眼前这个小男孩不是别人的,而是他的孩子?而叶思意口中所说的,那个一直爱到现在的男人是他?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他无法一下子接受,心里明明带着惊喜,恨不得现在就说穿所有的一切,但是不能。他必须要想清楚一切,为她们和自己都下一个最好的决定。
    这一顿饭吃的很无声,叶思意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儿子的身上,倒是没有注意到邵亚韦又什么异样,直到他开车送他们回家的时候,他才发现,邵亚韦一直没有说话。
    看了一眼睡在怀中的孩子,叶思意忍不住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怎么了?有心事?”
    邵亚韦专心的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着她,淡淡的回了一句:“没事。”
    “哦……”叶思意低低应了一声,只当做邵亚韦心情不好。
    他的车子开到了叶思意的小区,他下了车,还没等叶思意反应过来就抱起了孩子,看着她:“我送他上去吧,你穿着高跟鞋不方便。”
    叶思意一愣,隐隐觉得今天的邵亚韦格外的冷淡,同时又格外的体贴热情,很是复杂。
    邵亚韦把孩子送到住所,叶思意把孩子安置在卧室,出来给邵亚韦道了一杯咖啡:“喝杯咖啡吧,等会还要开车,需要提神。”
    “不必了,我先走了。”邵亚韦不去看叶思意,他怕自己看了便会脱口而出的问叶思意孩子的事,他呆在这儿根本就没办法用理性的头脑去想事情。
    “邵亚韦……”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叶思意踌躇的叫住了他。
    邵亚韦转身,目露不解的看着她。
    叶思意张了张嘴,心里竟然是莫名的紧张:“我想告诉你,如果你有心事没人说的话,其实……可以对我说。”
    邵亚韦安静的听着她说着,不出声,只是看着她,看的叶思意有些不自在,甚至有心心虚的低下了头。
    许久,她的耳边才传来邵亚韦的声音。
    “不必了,我有叶子。”只是淡淡的这么一句话。
    叶思意垂下的手臂听到他的答案明显颤抖了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这个人’。
    “她是你的朋友吗?”叶思意怕露馅,只是保守的问了一句。
    邵亚韦倒是毫不掩饰了:“她是我喜欢的女人。”
    一个简单而又直接的回答惊的叶思意楞了半晌,她总觉得哪里不对,甚至觉得邵亚韦忽然对自己这么说游戏莫名其妙,可还是好奇的想问:“那她知道吗?”
    “她不知道,我并没有见过她。”
    “那,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个女人是刻意接近你,甚至就在你的生活里,你会怎么样?”
    邵亚韦看着她好奇的模样,嘴角忽然染上了一丝笑意,转过头:“我还没遇到,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这么好奇这个问题,他不想轻易的告诉她,带着一分存心逗弄的心。
    听到邵亚韦的话,叶思意略显失望,低着头应了一声。
    邵亚韦提出要走了,并且没有让叶思意送。
    就在他下楼的时候,他忽然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是什么了。
    而这边的叶思意还没有发现那里奇怪,手机响了,催促的她头有些痛。电话是她的母亲打来的,她毫不犹豫的按了挂断键。
    现在,她妈妈的电话,她不敢接。自从家里的人知道了她的事情以后,每个人都在逼着她去相亲,告诉她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她年龄已经不小了,而且还有一个孩子,不能拖,得乘着还长得漂亮年轻的时候找一个好男人。
    可是叶思意没有相亲的打算,她如何也不会接受这样的生活。她没有奢望过邵亚韦会喜欢上她,也没有奢望过邵亚韦会和她在一起,但是她就是无法接受一个陌生男人入驻自己的生活,这是她不愿意答应母亲的重要理由。
    可是她的母亲也是一个难缠的人物,她不接电话,她就一直打,最后在母女俩这场无言的战争中,还是母亲先妥协了。
    放弃了电话,母亲又发了信息过来。
    “思意啊,你是相扰妈妈担心死吗?这个星期的相亲,你无论如何都要去!即使你不喜欢,可总是要去看看,这是对人家的尊重。”
    叶思意看到这条信息舒了一口气,她的母亲她太了解,知道这是松口的痕迹,看来这场相亲是必须要去走个过场了。
    *
    上次方千金来小别墅的时候没有见到了苍书,所以在电话里和方千金约好了地点,让她带着小苍书过来让自己看一面。她的孙女,她怎么能不看?
    卲宝儿也没有排斥方千金见孩子的事情,所以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乘着孩子不上班的星期天带着她去了约好的地方。
    一路上,卲宝儿替女儿整理衣服,不忘叮嘱:“苍书,等会见到人要礼貌一些,要叫奶奶知道吗?”
    “妈妈,我记住了,你说很多次了哦。”苍书摆弄着布娃娃,不由提醒母亲一句。
    卲宝儿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摸着孩子的头:“小鬼头。”
    方千金离开小别墅后,刻意的留了几天给卲宝儿,虽然心里急着见自己苍书,可是为了让卲宝儿好好考虑,她还是没有去打扰。
    一段时间过去了,她想,卲宝儿的心里应该有答案,她才打电话约卲宝儿出来。
    卲宝儿本来也以为,这次出来只是单纯的让方千金见见孩子,可是等到她到了哪儿的时候,她才发现,并不是的。
    刚进餐厅卲宝儿便看到方千金,笑着走了过去打招呼,但是看到方千金身旁的人笑意却止不住有些僵硬:“阿姨……”
    她抬眼又看了单宁轩一眼,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倒是也没有之前那么抗拒了,转身就走。
    “你来啦。”方千金察觉到了现在的气氛有些尴尬,刚欲上前说什么,忽然看到宝儿身边站着的孩子,止住了所有的话,弯腰去抱那个孩子,问:“这是苍书吗?”
    “是。”卲宝儿笑着答应了一句,又忙弯腰对苍书说道:“苍书,快叫奶奶。”
    苍书的眼睛还停留在单宁轩的身上,听到宝儿的话,忙甜甜的叫了一句:“奶奶。”
    这一声奶奶叫到了方千金的心里,伸手去抱起了苍书,又亲又笑:“乖,我们苍书好漂亮哦。”
    卲宝儿看着有些激动的方千金,嘴角也露出了笑意。
    苍书呆在方千金的怀里并不能老实,不时的伸头问单宁轩:“爸爸,你这次是来接我和妈妈的吗?我好想你哦。”
    “爸爸也想你。”让苍书的这句话说的有些动容,单宁轩吻了吻女儿的额头。
    方千金知道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忙抱着苍书说道:“苍书啊,我们去后面玩一玩好不好,奶奶给你准备了好多礼物,”
    “好。”苍书乖巧的点了点头,很乐意跟着方千金走。
    卲宝儿知道这是方千金想给他们一个空间,好好的聊一聊,她倒也没有表现出不情不愿。
    “坐吧,给你点了橙汁。”单宁轩体贴的说,这么久过去了,她还没有忘记卲宝儿除了橙汁以外,其他的没有任何喜欢的饮料。
    卲宝儿手握着那杯橙汁,客气的点了点头:“谢谢。”
    他们之间,似乎好久没有这么平缓的在一起说过话了。
    单宁轩听到宝儿客气而又生疏的语气,心里揪痛了一下,摇了摇头:“你还是那个答案?”
    最近,他没有去找她,也没有打电话去骚扰,只是想让她想清楚,不用因为其他任何原因而轻易的下决定。
    卲宝儿捏了捏手中的杯子,脸上有着为难:“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
    是啊,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有太多想法,太多不确定,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宝儿,当初你嫁给秦森的时候,你知道我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去祝福你?其实我心里并不情愿,包括现在,我依然觉得,爱一个人不是祝福她,而是尽力去争取。”
    他的话让卲宝儿整个人一顿,单宁轩刚刚说什么?爱一个人是努力争取?那他是爱她?还是不爱?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我们分开太久了,我已经变了,你也变了,你觉得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单宁轩叹了一口气,大手握住卲宝儿放在桌上的手贴上了自己的心脏:“有些东西是变了,可是本质上还有些东西却不会变,例如心。”
    “那它没变吗?”卲宝儿看着自己手,听着他的心跳声,忽然失神笑了:“它一开始就不属于我,现在又怎么会属于我?”
    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表露过感情,女人就是这样,没有亲口从男人的口中听到那句话,就觉得没有安全感。
    单宁轩从来不是一个善于说爱的人,可他是真的爱卲宝儿,并且愿意为他费劲一切的努力,只要她留下来。
    “我爱你,不是刚刚爱上,我爱的不比你迟,在你第一次为我挺身站出来的时候,我就爱你。”换成以往的单宁轩,这些话,他是绝对不会说的。
    他口中所说的第‘第一次挺身站出来’是他们还在念书的时候,青春期的他们生理上有了明显的区别,男生长得没有女生快,他的个头不高,有人嘲笑他的时候,是胆小而又怯弱的卲宝儿站出来帮他抵抗,那时候他在想,卲宝儿这么胆小,是哪里来的勇气替他说话的?
    后来,他才知道,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