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boss大人夫人来袭 > 035 走向幸福(完)
    boss大人夫人来袭 作者:乱絮
    宋承佑发现这几天的程晨有些异样,每次老爷子让中医上门,她总会自发的问一堆问题,按时喝下一碗碗难闻的中药。
    他觉得她有必要找她好好的谈一谈,这一天,他下班很早,吃晚饭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是程晨最喜欢的,总是拉着他看一些狗血又恶俗的偶像剧,他反抗过,只是放抗的结果却是把某个女人气得搬进客房去睡。
    从那以后,他也就任命了,由着她去。
    渐渐的也就成了习惯,没那么反感。
    “宋暴君,你看那个男演员帅不帅?”程晨头枕在宋承佑的腿上,双眸晶亮,兴奋的扯着他的袖子嚷嚷。
    宋承佑瞅了一眼,皱着眉不屑的道:“你眼睛不好使吗?那男人长的有什么好看的,就一小白脸,乍一看还行,多看几眼就丑的没名堂,你看他的眼睛一点都不深邃,眼泪也是假的,从侧面看他的两边脸还不对称,耳朵更是招风耳。”
    丑的没名堂,程晨忍不住笑出声来,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还挺新奇的。
    这男人要么不说话,要么总是一针见血,而且洞察能力十分的强,只是一眼就能把许多细节看不出来。他要是不说她还真没发现,这一细看还真是这样,抬头看了一眼宋承佑,里面的人还长得还没有他好看,眼前的男人是那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人。
    程晨果断换台,“真奇怪,以前觉得这些韩星长的都很好看,现在怎么觉得其实也很普通。”
    “那是因为你身边有更出色的。”
    人总是这样,审美观会随着参照物而不自觉的发生变化。
    程晨眨眨眼,有些迷茫的看着宋承佑,“谁?”
    “我。”
    程晨笑得很没形象,“宋暴君,你真自恋。”
    “你不觉得我身材比他好,脸比他们有型吗?”
    程晨干笑,“是的,我老公是最帅的,无人能挡。”
    两个字让宋承佑的眼睛顿时一亮,有些激动的看着她,“你刚刚叫我什么?再说一遍?”
    程晨一愣,紧接着想到自己说了什么,有些微微不自然,继而笑开,嘴角扬起一抹璀璨的弧度,坚定的道:“我老公最帅。”宋承佑的外貌没人能够否定,宋家的基因很好,从老到少,每个人都长的很精致。
    宋承佑低下头,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兴奋,深深的吻她,他曾听到她喊陆文睿老公,那一刻他的心疼的抽搐,只能强忍住站在不起眼的角落,望着他们相携离开的身影。
    如今她就躺在自己的怀中,同样亲昵的这样叫他,他觉得全身都被狂喜充斥着。
    两人紧紧相拥,平复着彼此的呼吸,程晨嘴角轻扬,她觉得自从和他一起后,她的性子好像又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有些时候会有一些小任性,以前的她很少抓着陆文睿陪她看电视,陆文睿没兴趣,她基本上都是一个人看。
    她努力让自己贤惠,成为他的贤内助,也慢慢的把自己的棱角磨平。
    如今在宋承佑的面前,有些东西似乎无法掩藏的,总是那么的轻易的表现出来。
    她喜欢这种随心所欲的感觉。
    宋承佑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低声呢喃,“程小晨?”低沉的音调如大提琴弹奏的音符,甚是好听。
    “嗯”
    “你最近是不是很有压力?”
    “什么压力?”
    “孩子。”
    程晨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宋承佑,他狭长的眸子很深邃,此刻正定定的看着她,容不得她狡辩和逃避。
    程晨眼一红,从没想过这男人也有如此心细的一面,这段时间她和老爷子的关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也知道老爷子很希望他们生一个孩子,她不想让老爷子失望,只能好好的配合医生们。
    她很害怕,害怕不能给他生一个孩子。
    宋承佑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猜得很对,这傻丫头果然再给自己压力了,他捏了捏她的脸,抿唇严肃的道:“程晨,我给你认认真真的说一遍,孩子在我的心中比不上你半分,即使我们一辈子没有孩子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知道吗?”
    程晨的泪无声的留下,她把自己的眼泪全部抹在他的身上,把脑袋埋在他的怀中闷闷的道:“我不想让你和爷爷失望。”
    “我不在乎,你好好的记住我的这句话。”
    有些时候,你苦苦追寻的事情未必能达成所愿,相反,惊喜来临的时候总是那么悄无声息。
    ——
    陆母还是会给程晨打电话,程晨刚开始还接一下,后来直接挂断了,陆文睿既然已经好了,他们之间还是不要有那么多牵扯的好。
    只是她没想到陆文睿会亲自给她打电话,那沙哑的嗓音让她的脚步一顿,好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晨,能不能来医院一趟。”他的声音里带着祈求,尾音甚至带着几不可查的忐忑,似是怕被她拒绝。
    程晨紧咬着唇瓣,抬头看了一眼宋氏的方向,绝决的道:“陆文睿,既然清醒了就好好振作,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这一点我很早就和你说清楚了。”
    “小晨,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而已。”
    又是那种苍凉的语调,好似凝聚了时间所有的哀愁。
    程晨心底生出几分烦躁,很不喜欢这样的纠缠,今天她和宋承佑约好了要回程家一趟,这段时间他们两人一直很忙,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父母了。
    她不知道陆母是怎样和陆文睿解释的,听陆文睿的话大概是有所误会了,她去医院陪他说话并没有什么私人的感情在里面,即使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她也会这样做。
    程晨看了一眼时间,还早,去一趟医院再去找宋承佑也来得及,“好,我现在过来一趟,有些事我们是该当面说清楚。”
    陆文睿的声音一扫方才的阴霾,带着几分轻快,“好,我在医院等着你。”
    程晨给宋承佑发了个短信,说是临时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要是没有准时回来让他等她一会。
    程晨在医院门口买了一束花,路过门诊部恰好看到白家人带着白馨匆匆忙忙赶到医院,推车上白馨五官痛苦的皱成一团,额头上全是汗珠,看样子应该是要生产了。
    程晨苦笑了一下,径直朝着住院部走去,刚到陆文睿的病房就迎上匆匆忙忙跑出来的陆母,陆母朝着她一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跑下了楼。
    “小晨,你来了。”陆文睿愉悦的声音从病房里传来。
    程晨推开房门,没有去看陆文睿专注的视线,只是平静的走进去,找了一个花瓶把买来的鲜花插上。
    陆文睿贪恋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她了,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不会再对着他笑,似乎他的一举一动已经完全入不了她的眼,淡漠得就像个一个陌生人。
    “小晨。”
    程晨抬眸一笑,在他的病床前站定,客套的问道:“最近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适?”
    陆文睿不习惯她这疏离的语气,沉默了片刻才道:“已经好很多了,医生说只要再过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病房里是诡异的沉默,谁都没有出声,许久陆文睿才道:“我妈说,我昏迷的那段日子你中午都会过来陪我说话。”
    程晨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没有去回答陆文睿的话,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陆文睿心中有些忐忑,深深的凝视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多余的表情,可惜,令她很失望,她没有任何的表情。
    程晨把苹果递到他的手中,慢慢道:“陆文睿,我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我相信我不是福薄的人,当你妈找上我的时候,我挣扎过,我不止一次问自己,我应该来看你吗?心中有无数的声音在说,他曾经那样伤害你,不值得你花时间在他的身上。可是有一道微弱的声音在说,去吧,就当是做好事为自己积福,多行善举总有一日会得善果,所以我还是说服自己来了,总结来说,我来看你,只是想为我自己积福,因为我很要一个属于他的孩子。”
    “小晨。”陆文睿的心中抽痛,拳头不自觉的捏紧,他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想的,她来看他,竟然是因为同情他,把他当做行善的对象。
    他竟然到了这么悲惨的地方,她进病房才五分钟不到的时间竟然就直接直截了当的说出心中的想法,面对他就这么难以忍受,想把一切说清楚立马离开?
    程晨抬手制止了他,眉宇间尽是满足,“不要再问我还恨不恨你,能不能原谅你之类的话,都过去了,我现在很幸福。”
    一句“我现在很幸福”让陆文睿即将出口的话如刺在喉,怔怔的看着她。
    “宋家的人都很好,他们接受了我的过去,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很开心。”
    陆文睿一下子激动的从床上坐起来,“小晨,没有感情的婚姻会幸福吗?”他至今还无法说服自己她是因为爱上宋承佑才选择和他在一起。
    程晨看向陆文睿的眼神变得凌厉,“陆文睿,你太高看自己了,也太看轻我了,谁说我和他之间没有感情。”
    “你爱上他了?”陆文睿微微垂了视线
    程晨眸子清亮,笑意藏匿不住,“爱上他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比她想象中的简单太多,宋承佑早不知不觉成了她心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爱上一个人不在乎时间的长短,有些也仅仅是一秒钟的事情,因为一个简单的动作或许一句简单的话就可能彻底的沦陷。
    “和他在一起,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了很多激情,那是当初的你都无法给我的。”陆文睿的性子温润,他们之间总是相敬如宾,少了点恋人的感觉,更像是朋友,他们之间甚至很少争吵,因为他总会退一步。
    “小晨,任何一段爱情浓烈过后总会归于平淡,你和他这才刚开始,总会慢慢变成我们之前那样。”
    程晨一笑,“也许吧,但是我很满足现状。”
    陆文睿刚想说什么,陆母突然推门而入,兴奋的道:“文睿,馨儿要生了,现在已经在产房了。”
    程晨抿了抿唇,原来陆母刚才是为了白馨,怪不得走的这么匆忙。
    陆文睿脸色顿时一沉,“妈,白家和我们没有任何一点的关系,你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他们,我不想听到任何一点关于他们的事情。”
    “我也不喜欢他们,可是馨儿肚中的是你的孩子,那是我们陆家的第一个孙子,我自然是要关心一下的。”
    “孩子不是我的。”陆文睿道。
    程晨一怔,陆母好笑的看着陆文睿,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儿子,不要说这种气话,两家人的恩怨不要扯在孩子的身上。”
    很难得,陆母也会说出这种通情达理的话来,程晨觉得真是难得。
    “我说了不是我的孩子,信不信由你。”陆文睿的眼中跳跃中不耐。
    陆母看了一眼程晨,然后笑道:“小晨,既然来了你就慢慢和文睿聊,好好交流一下,我再下去看看,阿姨现在一切以文睿为中心,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糊涂。”
    临走前陆母朝着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眼,其中的示好不言而喻。
    程晨看着陆母的身影,心中嘲讽一笑,难不成她以为她还会和陆文睿复合,真是可笑。
    程晨转而询问陆文睿,“你什么时候知道孩子不是你的?”
    “公司破产后我知道的,无意中听到白馨和她哥哥的对话。”陆文睿轻轻闭着眼睛。
    护士来给陆文睿做检查,程晨起身,忽然觉得病房里面的空气有些沉闷,不由得站起走到窗子边,把窗户开大一些,清风吹来,程晨觉得胃有些不舒服,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陆先生,你的身体恢复的很好,没出现什么反复。”小护士笑着道。
    “谢谢。”陆文睿忍不住看向程晨,她的胃病还没有好吗?
    “宋太太,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要不要去检查一下。”小护士专门负责陆文睿,程晨每天都有来,和她倒是熟悉了,程晨纠正过一次她的叫法,小护士倒是记住了。
    程晨摇了摇头,“我没事,应该是肠胃不舒服……”程晨话还没说完,一股恶心感袭了上来,她捂着胸口跑向了卫生间。
    程晨干呕了一会才出来,小护士还在,她笑眯眯的建议道:“宋太太,我看你的症状倒不像肠胃的问题,比较像怀孕,反正你人也在医院里,倒不妨去检查一下,怀孕前3个月比较重要,可不要忽视了。”
    怀孕,小护士一语惊醒梦中人。
    程晨仔细一回想,这个月的月事似乎晚了快半个月了,最近太忙了,她也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程晨的双眸瞬间晶亮起来,孩子,可能吗?她有了宋暴君的孩子,她盼望已久的孩子终于来了。她强忍住内心潮涌的激动,跟着小护士直接往妇产科走去,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先冷静下来,否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当医生笑着告诉她,她已经怀孕三周了,程晨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她只听见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那么急切和有力,似乎随时都可能跳出喉咙。
    眼角处有些湿意,她抬手轻抚了一下,然后嘴角拉出一个深深的弧度。
    陆文睿不放心程晨,跟着出来就听到医生向程晨公布喜讯,他的脸色瞬间一白,猛然意识到,他们之间是真的回不去了。
    程晨愣怔了几秒钟,转而手忙脚乱的打开包包,拿出手机立马拨通了宋承佑的号码,宋承佑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不悦,“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我都等你半个小时了。”
    程晨只是笑,即使隔着电话也没能阻止她清越动听的笑声,宋承佑磨了磨,“程小晨,你从哪儿学来的恶趣味,竟然喜欢让人等你的感觉,我等你就这么开心?”
    “是呢,让你这个暴君等人真不容易的。”程晨没有立即公布喜讯,反而逗着宋承佑,她的确有些恶趣味,渐渐习惯看他暴跳如雷的样子。
    不用想,她也知道他此刻肯定拧着眉,手中的笔握得死紧,极力隐忍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
    “你到底在哪儿?”宋承佑真觉得他把这女人纵容得过头了,竟然这样吊他的胃口。
    “我在医院,现在不想动了,你过来接我。”
    “你生病了?”宋承佑手中的笔一顿,全身变得紧绷起来。
    “没有。”程晨心里暖暖的,只是笑,这男人还好没让她失望,知道她在医院第一关心的是她的身体,而不是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然后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暴怒声,“程小晨,你给我在医院门口等着,你竟然又跑去看陆文睿了,皮痒了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
    程晨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莞尔一笑,然后把手机放回包中,转头便看见陆文睿目光沉痛的看着她,程晨没有收敛嘴角的笑意,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祝你早点出院,我去医院门口等我老公,你也赶快回病房吧。”
    程晨没有去看陆文睿是什么样的表情,擦着他的肩膀而过,她现在很幸福,只想和宋承佑分享她的喜悦,其他的人再也入不了她的眼。
    她觉得生活有时真的很戏剧,她和陆文睿那么多年都没有一个孩子,想不到和宋承佑会这么快,她已经准备拿出几个年头来奋战,生活果真到处都有意外。
    “小晨,如果我们有孩子,你还会这样决绝吗?”决绝的和他离婚,彻底逃出他的生命。
    程晨转身,不假思索的道:“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假设性,因为根本不存在,我其实很感激上苍,我突然觉得我和你之间没有孩子是上苍对我最大的优待,或许它一早就知道我们走不到老,所以这样的偏袒我。”
    任何一个女人有了孩子,在做出离婚的决定时都会受影响,有多少女人为了和孩子而守着一段早已死去的婚姻一辈子,困在婚姻的牢笼里不能自拔,凄凄惨惨过完一辈子。
    她不知道当她面临这样的情形会怎样选择,她也不愿意去深思。
    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强求无济于事。只要心怀感恩,生活将是一片明媚。
    陆文睿的步伐有些踉跄,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程晨站在医院门口,清风把她的长发吹起,挡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却挡不住她身上散发出的幸福气息。
    宋承佑一路都是沉着脸的,待看见门口那个含笑看着他的女人,心顿时柔了一下,不过面上却没有放松,他大步上前,把她抱在怀中,捏了一下她的脸,“胆肥了,还敢和她有牵扯,你当真我是圣母啊。”
    程晨主动的圈着他的腰,把头埋进他的怀中,靠着他的胸膛咯咯直笑,眼里闪过一抹慧黠,“宋暴君,你真缺常识,圣母是女的。”
    “我管她是男是女的,老实交代,你到底来医院做什么?”
    程晨仰头看着宋承佑,看着他阴鸷的样子偏偏不说,“你猜?”
    今天这个人不对劲,宋承佑脑中隐约闪过一个念头,太快他还没抓住就溜走。
    程晨见他迷茫的样子,也不打算再隐瞒,再次埋在他的怀中,甜甜的道:“老公,我怀孕了。”
    “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宋承佑拉开程晨,狭长黑眸里的激动昭然若揭。
    程晨明显感觉到男人的身体有短暂的僵硬,僵硬过后便是颤动,她一直以为宋承佑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不喜欢孩子的人,他这么急着要孩子估计也是为了应付老爷子,再说看他对家里两个小家伙就知道了,总是摆着一张冷酷的脸,丝毫没有柔情可言。
    可是此刻看起来并非真的如此,他的表情让她知道他是多期待孩子的到来。
    “宋暴君,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你马上就要当爸爸了,我刚才已经检查过了,已经怀孕三个周了。”
    宋承佑激动的把程晨抱起来,程晨吓得立马抱住他的脖子,“宋承佑,你这个野蛮人,不知道孕妇前三个月很重要吗?”
    宋承佑立马放下程晨,搂着她的腰吻上她的唇,程晨这时候完全忘记了此刻身处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勾着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陆文睿站在窗台,看着楼下拥吻的两人,苦笑了一下,闭上眼睛靠在墙上,脑海中全是她笑靥如花的样子,这个笑容他有多久没看到了,没想到却是另外一个男人给她的。
    没有孩子,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
    我来看你,只是想为我自己积福,因为我很要一个属于他的孩子。
    她的每一句话都像在他的心口扎针,让他几乎无法呼吸,都说她是天使,身上有些温暖的气息,此刻他才明白,只有她的心里有你的时候,她才会是天使,否则你也只是一个她可以肆意的对象。
    宋承佑不放心程晨,又带着程晨去全面的检查了一遍,出来的时候被一阵吵闹声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怎么回事?孩子的眼睛怎么会是蓝色的,我们家没有混血的基因,你们家也没有,这这这……”陆母颤歪手指着白母,嘴唇抑制不住的颤抖。
    “哼。”白母冷哼一声,显然不愿意搭理陆母。
    陆母突然发疯的去捶打病房的门,撕心裂肺的呼喊着,“白馨,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欺骗我们说孩子是我陆家的,这到底是你和哪个野男人生的,这造的是什么孽啊,枉费我疼爱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一直都在骗我……”
    白母烦躁的捂了一下额头,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眼程晨和陆文睿的方向,她是豪门贵妇,在外人面前总是要顾及自己的形象,自然不会像陆母一样发狂。
    “你这疯女人在闹什么,我女儿和你们家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你还好意思说疼我女儿,疼她为什么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别人,也不看看你儿子现在什么德性,你们陆家真是好算计,竟然让我们白家的女儿怎么会嫁给你儿子一个离婚男人。”
    陆母也曾是心高气傲的女人,落败并没能立马把她骨性里面的一些东西立马磨平,她岂是一个容许别人污蔑她儿子的女人,一口唾沫直接吐到了白母的身上,“吥,你女儿这种货色我儿子才看不上,还不知道怀的是哪个野男人的种,被别人搞大肚子竟然赖在我儿子的身上,用你女儿来谋夺我们陆家的家产,真是不要脸。”
    两个女人顿时在走廊上扭打成一片,辱骂性的话一句接一句,终于打扰到了值班医生,值班医生和一个护士立马匆匆赶来,“你们都给我住手,这是医院,不要大声喧哗,要是想打架就到外面去,孕妇才刚刚生产完,你们不要吵到她休息了。”
    “那贱女人休息什么,我要是她准找个地洞躲起来,不会出现在大庭广众面前。”
    “你给我闭嘴,不许诋毁我的女儿。”
    “诋毁,这用我诋毁吗?你女儿生孩子,可孩子的爸爸始终没有出现,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陆母和白母白拉开的时候,两人都十分的狼狈,陆母的头发被白母抓乱,脖子上是一道指甲划出的血痕,白母也好不到哪儿去,脸上被划出了血痕,裤腿上全是被陆母踢出的脚印。
    程晨抿了抿唇,想不到这个事实会这样被揭发,白馨生的孩子竟然是蓝眼睛的。
    宋承佑厌恶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拧眉道:“这么喜庆的日子竟然碰到这么晦气的事。”
    程晨挽着他的胳膊,“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陆母抽噎着,看着程晨和宋承佑相携离开的身影,忽然觉得无比的后悔,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