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侯府贵妻 > 番外五 缘定今生
    重生之侯府贵妻 作者:夕颜洛
    重生之侯府贵妻 作者:夕颜洛
    番外五 缘定今生
    知道个鬼!流云只要想到半个月前自己被雨宸那一个痴迷的眼神所骗,就火大地要命,要不是东方晔拦着他,她早就杀去沐府,把雨宸和那个该死的狐狸精弄死了。
    是的,狐狸精。也不知道雨宸是哪根筋搭错了,从不贪恋美色的他竟然会忽然迷上了一个女子,还是韩府最得宠的庶女韩绮,韩素的母亲过世之后地位越发不如从前,而韩绮和其母蓝氏为三番两次为大小姐出头,后来韩老爷还因为蓝氏待韩素如亲生女儿一般,觉得她心底善良,将她由侍妾抬为侧室。
    可是,流云从来都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好的人,韩素走的道路不正是自己曾经走过的么?流云并没有跟蓝氏接触过,但是她打心眼地不相信侍妾会无私地善待主母留下的孩子。
    这其实是很浅显的道理,嫡女的存在不止阻碍了韩绮的光芒,也阻碍了她被扶为正室的可能,毕竟老爷总是要考虑到将侧室扶正之后大小姐的地位,尤其是她听说韩老夫人向来喜欢温和乖巧的韩素。
    最让流云无语的是,韩素天真地以为蓝氏和韩绮是真心待她,而她被莫名设计好几次都不自知,若不是流云派人暗查,便也不会知道韩府府内的暗潮汹涌,一点都不亚于当初的沐府。
    韩绮利用探望姐姐的机会和雨宸频频接触,而韩素的温婉寡言正恰恰衬托出韩绮的活泼开朗,如今雨宸更是光明正大地带着韩绮上街,而将韩素丢在府里,偏偏韩素倔强如昔,并不认为是韩绮有意接近,甚至当韩绮在她面前哀求姐姐接纳她为雨宸侧室时,韩素只是默默垂泪,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当流云知道这半个多月发生的事时,恨不得让人把雨宸绑来,她好心好意为他挑了这么个好媳妇,竟是这样被他糟蹋,早知道他如此不懂珍惜,她压根就不会费心于他。
    流云坐在软榻上,越想越生气,扬声叫来浅澜和晚清,让她们给她梳妆打扮,她要去一趟沐府。
    “大小姐,今日韩二小姐邀了不少名门闺秀在沐府赏花,你又何必去找不痛快?”晚清叹了口气,知道大小姐终归是咽不下去这口气的,尤其是她如今被郡王宠得无法无天,更是xing子焦躁,哪里能定下心来好好地想办法。
    “沐府是韩素的夫家,她这个未出阁的韩家二小姐日日跑去,倒是一点都不顾忌自己的声誉。”流云始终认为后院是女人之间的事,所以她一直都没有找过韩大人,再者也是为了韩素的面子着想,她要是找了韩大人,只怕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沐府嫡子丢下韩家大小姐空守新房,整日和韩家二小姐厮混在一起了。
    流云在这边怒气腾腾,沐府那边却是欢声笑语。
    一群千金小姐坐在沐府的小花园里,这花园还是雨宸当时特意命人打造的,花开四季,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瞧这团团簇簇的,真是美极了。”粉衣女子笑着说道。
    “是呢,都说沐家富可敌国,如今看来倒也确实如此了,听说这可是扬州城那儿特别培植的碧曼绮,一株都是价值连城,没想到沐府里居然有这么一片。”另一个紫衣女子附和道。
    “要我说,沐少爷一定是因为这花的名字才弄了这么一片过来呢。”
    “说起来倒也是不错,姐妹共伺一夫,倒也是一段美事。”
    韩素坐在一边沉默不语,韩绮却是被打趣地满脸羞红,直嚷着众位姐姐们欺负人。
    “我今日可是陪着姐姐招待你们,你们若是这样说我,我可是要回家去了。”韩绮娇羞地垂首,不好意思地说道。
    “是呢,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你们也别这样说,坏了绮儿的清誉。”韩素淡淡地开口,视线从韩绮身上移开,心下却是越发拧紧。
    从小到大,韩素都对这个妹妹有求必应,那日看到她在自己面前哭得跟泪人儿似的更是心疼不忍,只是要她将自己的夫君生生地拿出来与人共享,她实在是做不到。
    没有人知道,韩素和雨宸其实并不是第一次见面,或许雨宸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她却是记得清楚,那时她陪着祖母去庙里祈福,祖母同师太闲聊时她便到处走走,然后走着走着便到了一片桐花树下,满满的桐花香,她忍不住闭上双眸呼吸着这般美好的幽香。
    便是在那时候,她睁开眼看到一支长箭射来,吓得她几乎无法动弹,她几乎以为自己要丧生在这支箭下了,然后出现了一个人,抱着她闪身躲过了长箭,她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将那人的模样记得很清楚,阴柔的双眸,带着清冷淡漠,微微蹙起的眉宇昭示着他并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但是她还来不及谢谢他的救命之恩,他便飞身离开,待她回过神来时,望着空荡荡的双手,甚至以为这只是一场梦。
    只这一面之缘,她却是将这个人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她一直没有嫁人,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其实谁都不知道外表温顺的她其实有着多么执拗的内心,她拒绝了无数人的提亲,甚至不惜为此惹恼了父亲,再后来她听说当朝的郡王妃选了她为她弟弟的妻子,亲自请皇上赐婚,她知道这一次自己逃不掉了,她甚至想要离家出走来逃婚。
    巧合的是,她竟是在府里看到了他,看到了那个让她魂牵梦绕三年的他,才知道自己嫁的人竟然是他,她恨不得告诉所有人她的快乐,可是她的梦尚未圆满时便被戳破了,他甚至懒得多看她一眼,便将她丢在冰冷的新房,她的心也像落在了冰窖中。
    她很伤心也很难过,精神恍惚间竟是被人推下了湖,她压根就不明白自己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却有人要害她性命,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想到醒过来之后又见到了他,他温柔地喂她喝药,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取暖,在她还来不及为自己辩解的时候他便处置了两个对她口出狂言的侍妾,她也就没有多说自己是被推下去的这些事,免得让他更加生气。
    她生病的那几日,妹妹韩绮担心不已,还亲自来府里照顾她,她原本满满的感激却是在看到韩绮踮起脚尖亲吻雨宸的那一幕烟消云散了,她很想冲上去质问韩绮,她怎么可以勾引自己的姐夫,她什么都可以让给她,只有这个男人,是她一辈子都无法放手的。
    可是韩绮说了什么?她说雨宸喜欢她,说会娶她为平妻,说要她们姐妹俩和睦相处,她还说了很多很多,但是韩素脑海里回荡着的就只有那一句雨宸喜欢她。
    她不再对雨宸微笑,也不再接受他的温柔,她恨雨宸的多情,更恨自己的痴情,她早就知道男子风流,尤其是如雨宸这样的人,可是为什么她看到雨宸对韩绮淡笑的时候,她的心痛得这么厉害?
    “姐姐,你怎么了?心神恍惚的?”韩绮的声音拉回了韩素的思绪,韩素摇摇头看向妹妹,她说不上来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单纯的妹妹和从前不一样了。
    她忽然想起韩绮刚来那日的事了,雨宸原本并没有注意到韩绮,然后是她自己让雨宸送一送妹妹,后来她答应了妹妹过来住,雨宸是不赞同的,不过后来在她为韩绮说了许多好话之后终究还是同意了的。
    这么说来,其实将妹妹带到雨宸身边的,其实是她自己么?
    “韩姐姐不会是有了吧?”另一个小丫头眨眨眼问道。
    韩素摇摇头,还没开口说话,韩绮就轻笑着掩嘴说道:“怎么可能,姐姐打从成亲开始就缠绵病榻,如今也没有好全呢。”
    她的话,让众人面色一顿,也让韩素心头一紧,她这么一说,可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和雨宸至今尚未圆房了么?
    这样的话,该是她那个单纯活泼毫无心机的妹妹说出来的话么?韩素握紧了手中的帕子,心头闪过隐痛。
    “你倒是很知道沐府的事情,难不成你整日睡在他们隔壁么?”流云冷声说话,踱步走到亭中,上下打量了一下韩绮,“早就听说韩家二小姐说话做事没什么分寸,如今看来所言不虚。本王妃听说韩二小姐天天都往沐府里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沐府成了韩二小姐的娘家了?”
    京城里,谁敢得罪这位恒郡王的王妃,众家千金皆是低下了头,假装不在。
    “这位便是雨宸哥哥的长姐了吧?经常听雨宸哥哥提起长姐……”韩绮自然也是听说过流云名头的,立刻摆出讨好的神色。
    “放肆。”流云低喝一声,韩绮吓得浑身一震,只见流云眉眼轻抬,冷冷地看向韩绮,“本王妃就只有两个妹妹,一个是梓彦的王妃,一个是南家的少夫人,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跑出来你这么个妹妹。”
    韩素刚要开口,流云一个冷眼扫过去,她便沉默了下来,她和流云见过几面,两人相谈甚欢,流云也是劝过她好好抓住雨宸的心思,不要让他和韩绮再多接触,那时她还觉得是流云想多了,韩绮自然是知道分寸的,如今看来流云并没有想多。
    “王妃……王妃息怒。”韩绮的心思并不简单,哄骗韩素倒是没什么问题,想要从流云这般得到好处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韩绮委屈地咬了咬唇,面上凄凄,泪眼朦胧了起来。
    韩素握了握拳头,终究还是不忍,上前一步说道:“长姐,我妹妹不知分寸,还请长姐原谅。”
    像是听了她这一句长姐,流云的怒火被微微抚平了似的,斜眼看了看她,淡淡地说道:“看在你这声长姐的份上,便饶了她这一次,若是下次再敢这样不知尊卑,可就不是这么简单地过去了。”
    韩绮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握紧,像是受了多大的屈辱似的,韩素却是招来侍女端了一杯热茶过来,她端过茶奉给流云:“长姐消消气。”
    “让她过来道歉。”流云冷眼扫了扫地上的韩绮,没有忽略她眼底的愤愤。
    韩素点点头,转身走到韩绮面前,将手中的茶盏递过去,暗暗示意她去给流云赔礼道歉,虽然妹妹最近这段日子做了不少让她难堪的事,不管她是刻意还是无心,终究是让她们素来亲密无间的姐妹之间渐渐耗尽了热情,对韩素来说这也是让她十分失落的事,不过不管怎么样终究还是她的妹妹,若是真的任由她得罪了郡王妃,日后迁怒了韩家,也算是她的不是了。
    向来娇气的韩绮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尤其是在这么多位千金小姐面前这般下跪倒茶认错,日后她也不要再在世家圈子里呆了。
    便是这么一个迟疑,流云迅速从她的眼中扑捉到一抹精明和狠戾,就在她蹙眉见,韩绮已经伸手去接韩素递过来的茶盏,也不知道她们是谁没有拿稳,滚烫的茶盏就从两人的手间滚落下来,伴着韩绮的尖叫声,和韩素的闷哼声。
    流云真是差点都想笑了,是不是她看起来太傻了,这个韩绮才想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竟是将大宅门里这些个颠倒黑白的手段用到她面前来了,只不过这算什么?苦肉计?
    就在流云苦思不得她的用意时,耳边出现了一个声音,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这个郡王妃还真是自作多情了,人家的苦肉计可不是演给她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