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督主有令 > 第63节
    萧翎一步步走向她,缓缓伸出了手,那一刻秦慢看到了他嘴角的微笑……
    秦慢也伸出了手,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钳住了他的手腕,袖中长簪出手,抵住他颈上血脉,一点红晕顿时从针尖般的伤口溢出:“惠王爷对不住了。”
    萧翎苦笑了下:“你还真是心狠得毫不犹豫。”
    谢鸣柳怔了一怔,忽然妩媚地笑了起来,带着丝丝冷意:“好,果然好得很。他既然临时反水欲陷公子于不义,那你便杀了他吧,也省得到时候公子费劲周折回头还被这个小人捅一刀。”
    萧翎淡淡道:“女人总是莫名得天真,如果我死了,你以为云宿一人就凭那些个江湖草莽便能登上大宝?就算今夜趁皇帝不被,攻破了皇城,但是马上西北两州回援的大军杀到城下,没有我惠州的兵马,云宿他拿什么来守城。到时候不过是给他人做嫁衣裳,把辛苦挣来的皇位送给别人。”
    谢鸣柳霎时脸色铁青,死咬银牙:“你……”
    萧翎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何况你我都以为是猎手,又怎知身后岂没有黄雀。”
    “还是王爷看得通透。”僵持不下时,第三人的声音杀入其中,哒哒的马蹄声不急不慢地奔到,立在马上的人蟒袍玉带,人若春风拂面地朗朗笑道,“有劳谢嫔娘娘和王爷将内人从宫中接出,在下感激不尽,日后若有机会当涌泉相报。”
    “……”谢鸣柳微微一趔趄,见了鬼般看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男子,“雍阙……”她看看萧翎又看看姗姗来迟的雍阙,颤声道,“你们才是合谋?!”
    “谢嫔娘娘何必如此惊讶,做人做事如不留后路与自掘坟墓何异?”雍阙翩然下马,如画的眉目流向秦慢一扫,“娘娘若真是个聪明人就该领悟到王爷的话,云宿等人无疑是以卵击石,而您身份尚未暴露,日后荣华富贵也是指日可待,这其中得失难道还掂量不轻吗?”
    雍阙的话像一重巨浪,冲得谢鸣柳失魂落魄,腿一软靠在背后的抱柱上,突然她捂住脸失声痛哭:“公子……”
    雍阙遗憾又怜悯地看了她一眼,转向萧翎:“多谢王爷替在下拖延了时间,眼下时局紧迫王爷还是把内人交还给在下,至于是带兵勤王还是与云宿联手,我保证过锦衣卫与东厂的人绝不干预。”
    萧翎垂下眼睑,温声道:“雍厂臣也看到了,是我受制于尊夫人,这交还二字可担待不起。”
    簪子落在了地上,秦慢慢吞吞地从萧翎身后走出,她的手仍在止不住地颤抖,她带着哭腔地喊了声:“雍阙。”
    雍阙立在漫天的火光之下,微显细长的眼角挑起个似有还无的笑容,他伸出了手:“慢慢,我们回家了。”
    萧翎看着绝尘而去的骏马,伫立了片刻他弯下腰捡起那个鸾首簪。这个簪子她一直以为是她娘传给她的,其实那是惠王府和云家定亲那天他亲自交到未来岳母手上的。簪子是千年辟纯木所制,可做防身利器也可做解毒的药引。
    她也不知道簪头雕着的是凤首而非鸾首,因为幼年童言无忌时曾许诺过要给她天下无双的婚礼与地位,这样才对得起她的身份。
    可是时间过得太久,久到他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忘记了曾经的种种,就像云宿一样。可当再见到她时,他还是想起了曾经与她相处时的每一幕她说得每一句话,这一点动摇就像针一样别开了他的心,那个不断扩大无法弥补的漏洞终于在见到她送来的那盆茶花时崩塌了。
    他究竟在追逐什么,是海惠王一脉的千秋万代,还是曾经许下的那个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