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交给国家! > 第59节
    白溪落到地上,被他一把接住,眼神还有些恍惚:“嗯……?”
    她挠了挠头,看向他们,再开口时声音虚弱了不少:“我这是……怎么了?”
    郑璞摸着她的脸,眼里全是复杂的情绪:“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过人类的一世?”
    “……什么?”白溪愣了下:“你是说?”
    “我很早之前便问过睚眦了,”郑璞抱着她,声音有些哽咽:“他愿意把剩下的半颗龙珠给我。”
    “你现在……怕是做不成自由自在的鬼了,与我一起做只能活几十年的人吧。”
    “怎么可能……”白溪艰难地笑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小:“还有半颗龙珠,在你身体里……”
    “倘若要把你身体里的那半颗已经溶于心肺经脉的龙珠的灵力抽回来,”玄粹看着郑璞,皱着眉眼里全是无可奈何:“会疼的痛不欲生,就像凌迟一样啊。”
    “还有一种办法,”狴犴叹了口气道:“让她变成彻底的鬼,用其他的小鬼去填补她失去的那些道行。”
    众人沉默下来,心里都清楚他的意思。
    白溪之所以半人半鬼,一方面是享用了几度的帝流浆,又是皇族的血统,道行让她随自己的意愿渐渐衍生了半实体。
    如今的她几乎元神都要散掉了,再养回当初的鬼形都要几十年的功夫。
    现在的她能张口说话,也只是有龙的灵血能给她吊着一口气。
    几十年对于妖族而言只是弹指一挥间,可那时候……郑璞早已……
    玄龙之珠,可以让凡人得道,鬼魅成人。
    但是剩下的那半颗已经溶在了他的身体的每一处,真的要强行抽离出来,谁也没有把握他会不会死。
    白溪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郑璞打断道:“我一直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郑璞努力地笑起来看着她,眼泪却不自觉的流下来:“我知道你这几百年都飘无定所,当初问你愿不愿意做人的时候,你也心里找不到答案。”
    “做人最不好的就是要死了,你害怕消逝,害怕寿命的尽头,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可是白溪啊,”郑璞眼泪簌簌地流下来,滑落到她的脸上,嘴角却噙着笑:“就是因为活着是一种奢侈,我们才会觉得幸福啊。”
    “白溪……我也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你的,”郑璞看着怀里越来越透明的她,噙着泪说:“我这些天都日日夜夜的盼望着其实你也喜欢我,愿意和我一起活下去……像个傻子一样……”
    他用袖子抹了把眼泪,倔强地微笑着看她:“倘若你还是想做那快活千年的鬼,我也不会拦你的,你若摇头便是愿意做鬼,若是点头便是愿意做人,告诉我你的答案好不好……?”
    风声在空旷的山野里呼啸,不知什么时候,那些四散的魂灵都早已渡过玄门,往三途河岸去了。
    众人静默地看着她,只见白溪微笑起来,一面试图抬起手帮他擦擦眼泪……
    一面点了点头。
    龙珠仿佛早有预感一般放在乾元袋里,玄家人在一番血战之后都差不多元气大伤,不太敢动手来执行仪式。
    还原成道长模样的玉灵子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拂尘上虽沾着血,道袍却依旧一尘不染的样子。
    他蹲下来检查了下白溪的情况,随后屏退众人,让白溪与郑璞都平躺在地上。
    “也不至于疼的和凌迟一样……”玉灵子叹了口气:“那是你们业务不精……”
    郑璞的十指被刺破,血没有流淌到地上,反而如丝线一般散开,顺着拂尘的引导轻柔的凌空结符。
    像是彼岸花一朵接着一朵开了一样,重重叠叠地血线在白溪和郑璞身侧绘成意义不明的咒文,还有余力的玄淳玄粹沉默着在四处张开结界,保护他们不被其他事情惊扰。
    那半颗没被消化掉的龙珠飘浮在半空中,如药丸被温水划开一般渐渐晕成了一片淡金色的光芒,温柔的包裹住他们两。
    玄龙王和睚眦接连走进结界,执了匕首割破食指,在他们的身侧开始吟唱咒文。
    玉灵子头都没有抬专心画咒,淡淡道:“你们在干什么。”
    “没什么,龙族的祝福而已,”睚眦看着那个一心只想做凡人的俗人笑了起来:“祝他们活的久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