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娲国地产丰饶,万物殷富,百姓衣食丰足,无需为生计忧虑,对宋永沂随船带来的茶叶、瓷器兴趣缺缺,却对中原的绸缎和真腊国采买的针织品表现出极高的热情。

    在真腊国十文钱一丈的便宜布料,在这里竟然能卖出一两银子的高价,鲜妍明媚的少女将火红的布匹披在肩上,扭头问身材高壮的中年男子:“舅舅,我穿这个颜色好不好看?”

    男子宠溺地捏捏她的脸,从袖子里掏出五锭沉甸甸的银元宝,对伙计道:“每个颜色各来一匹,帮我送到家里。”

    谢知真亲眼见到自己采购的货物变现成银子,眼睛亮晶晶的,向宋永沂提起了解本地特产的事。

    闻言,宋永沂有些踟蹰,却不好泼她冷水,一边带着她往集市的另一角走,一边低声提醒:“真妹妹,待会儿若是看见甚么有伤风化的东西,你只视而不见便是。”

    谢知真还以为他说的是满街淫乱交媾的场景,微微点头,见一女子趴伏在路边的货架上,自己提着裙子,主动迎凑身后男人的肏干,同时伸长了舌头,和另一男子热情缠吻,不由红了脸,偏过头认真观赏墙脚的青苔。

    宋永沂带着谢知真走进一家熏香铺子,店老板生得豹头凹眼,肤色紫黑,斜眼觑见他们两个衣衫华贵,举止不俗,立时打迭起精神,殷勤地迎上来,笑道:“客人要买些甚么?咱们这儿新进了一批好货,全是上乘货色,您要不要看看?”

    宋永沂点了点头,老板弯腰捣腾了一会儿,捧出几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装着朱红、靛紫、银灰等各色香膏香块,质地细腻,散发着奇异的香气。

    宋永沂捻了捻朱红色的香膏,放在鼻下细细嗅闻,问:“这香倒是好闻,有些丁香的淡雅气味,又夹杂一丝甜香。”

    “公子您好眼力!”老板竖起大拇指夸赞他,“此香有个雅名儿,叫做‘宴桃源’。”

    “作何解释?”宋永沂见谢知真有些好奇,往下问道。

    老板笑道:“这‘宴桃源’最适合女子使用,只要放进香炉里指甲盖大的一块,不出半个时辰,女子便会体软如棉,瘙痒难耐,底下流水不止,如同那引人入胜的桃源秘境一样,教男子乐而忘返,销魂蚀骨,因此,咱们这儿的人起了个诨名,叫做‘女儿啼’……”

    宋永沂嘴角抽了抽,掏出帕子把手上的软膏擦干净,指着靛紫那块:“这个呢?”

    “这款名叫‘仙家郎’,对男子有着特殊的效用,既可熏香,也可和酒内服,使用者阳物坚硬如铁,能征善战,便是夜御十女,也不在话下。不怕公子笑话,我家中有一如狼似虎的婆娘和两个青出于蓝的女儿,个个都难缠得紧,要不是这药顶着,哪里喂得饱她们?只怕早就在外面给我赚了几十顶绿帽子……”老板将盒子递过来,“公子要不要试试?”

    “不必。”宋永沂面不改色地拒绝,又指向最后一块,“这个又做何用?”

    “这个嘛……”老板看着他和谢知真,意味深长地一笑,“这香名叫‘龙阳好’,我瞧着极适合公子和这位俊俏郎君,用法也简单,取少许送入男子后穴,不多时便能使那里酥软湿滑,散发异香,到时候您……”

    宋永沂耳根微红,抬手打断他的话,道:“不必多说,‘宴桃源’和‘龙阳好’各来五十盒,至于这‘仙家郎’,你铺子里有多少,我全要了。”

    老板见他财大气粗,激动得瞳孔放大,双手直打哆嗦,将他要的东西装了满满一大箱子,又折回后院,取了一本厚厚的画册并一套六个妆盒,笑道:“公子这样大方,小的无以为报,这两样便算作赠礼罢。”

    谢知真翻开画册,瞧见这册子笔触细腻,画工非凡,画的却是男女媾和之情状,女子眉目秀丽,身上仅着半透的白纱,坐在花园中的春凳上,两腿大敞,被一俊俏的男子提住纤细玉足,自上而下捣弄,那胯间阳物赤红粗壮,肏得女子淫汁四溅。

    谢知真飞红了脸,被火烫到一般松开手,鬼使神差地想起中了春药那晚,和弟弟赤身纠缠在一处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