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更清楚,若是就这么一死了之,到了九泉之下,谢知方一定会恨他怨他,跳脚大骂。

    毕竟,那个人还有那么多未完成的事要做——谢知真必定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击;谢府没了靠山,孤儿寡母少不得被人欺负;六皇子虎视眈眈,说不得什么时候便会再度伸出毒手……

    因此,他必须替谢知方护住最在意的人,他必须挑起谢家的担子,以七尺之躯和狡诈诡谲的奸人对抗。

    有些时候,活着比死更难。

    他全盘接受了残酷的命运,同时,不得不想方设法激起谢知真的求生意志,逼着她痛苦地活下去。

    和自己一样。

    “姐姐……”林煊摸了摸包扎着白布的手,哑声开口,“今日当着外人的面,很多话我不方便说。我怀疑——明堂的死,并不是一场意外。”

    谢知真果然被他的话语吸引了注意力,蹙着蛾眉问道:“此话何意?”

    林煊真假参半地将疑点讲给她听:“众所周知,蛮夷以畜牧为生,并未掌握生产火药的法子,那埋在陷阱中的上千斤火药,来得实在蹊跷;再者,明堂跟我提过,他怀疑营中有奸细和蛮夷有勾结,只是苦于找不到证据。”

    火药蹊跷是真,奸细之事是假。

    “你是说……有人暗中谋害于他?”谢知真脸色雪白,嘴唇颤抖,眼底浮现出泪意。

    “确有这个可能,须得细细查证。”林煊见她有了反应,斟酌着措辞小心劝她,“若背后果真有人设计,那么,明堂的死和姐姐的那一封信关系并不大,姐姐不可过于自责,更不可冲动寻死。当务之急,是要好好操办明堂的丧事,让他早日入土为安,接着,咱们可想法子慢慢查探,替明堂报仇雪恨。姐姐你说对不对?”

    谢知真缓缓摇头:“无论怎么说,我难辞其咎。我猜,此事应当还是那位的手笔,除了他,想来也不会有旁人对阿堂下此毒手。”

    她第一时间猜到了季温瑜头上,一来动机充分;二来,弟弟的死亡、季温瑜的行事手段恰和噩梦中相合。

    她的眼底燃起微弱的光亮,这一次,为的不是渺茫的希望,而是刻骨的仇恨。

    林煊说的不错,她这时候倒下去,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死后见到弟弟和母亲,也无颜面对他们。

    季温瑜欺人太甚,她总要想法子为弟弟报仇,让他以命抵命,方能解心头之恨。

    等一切归结,再叁尺白绫吊死自己,也不算迟。

    他恨的,他爱的,她全都给他。

    林煊见谢知真挣着坐起,主动要了孝衣,还以为她已然打消了寻死的念头,暗暗松一口气。

    看着她吃下半碗白粥,他不好耽搁得太晚,起身告辞:“姐姐早些歇息,明日一早我便过来帮衬,若有甚么吩咐,你随时使人去前院寻我。”

    谢知灵见姐姐精神好了些,对林煊千恩万谢,一路送到大门外,回来躺在她屋里的矮榻上睡下,一夜起来看了她好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