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知真这一回病得厉害,直昏睡了叁天,身上的中衣被汗水湿透,连换了好几套,方才恢复清醒。

    她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睁开眼睛,见弟弟和她面对面侧躺着,好梦正酣,手脚合力将她护在自己的保护范围里,怀抱热得像座火炉,蒸出她一身的汗。

    她不过略动了动,谢知方便“腾”的坐起身,关切地摸摸她的额头,问道:“姐姐醒了?还难受吗?”

    谢知真的脸红了红,见天光朦朦胧胧,尚未大亮,重重迭迭的床幔又严严实实遮着,便抬起手去掀他脸上的面具:“怎么睡觉也戴着这个?”

    谢知方不大自在地偏了偏头,却没有躲,将青青紫紫的脸露将出来,微垂着眼皮,带着种无辜的神气。

    谢知真唬了一跳,问道:“这……这是……”

    “林煊不知道我的身份,还当我轻薄了你,把我一顿好揍。”谢知方皱了皱鼻子,借机扮可怜,依旧歪在她枕侧躺下,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腮边,“姐姐给我揉揉,可疼死我了……”

    见他如往日里一般爱撒娇,眉眼虽长开了许多,仔细看去还是能找出不少从前的痕迹,谢知真心里的窘迫和紧张略略缓解了些,顺着他的意思轻揉伤处,柔声道:“阿煊是个好孩子,以为你遭遇不测的这些日子里,他跑前跑后,出了不少的力,对我也多有维护……”

    谢知方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儿,凑近前往她脸上亲了一口,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声音黏黏糊糊:“可姐姐只能喜欢我一个。”

    谢知真怔了怔,听出他话里的占有欲,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两人身上仅着中衣,又躺在一床被子里,这情景实在暧昧,脸颊瞬间红得像火。

    整具柔软的娇躯游鱼一样滑下去,被子一直盖到玲珑的下颌,她害羞地往后挪了挪,企图拉开和弟弟之间的距离。

    可谢知方不依不饶地挤过来,一直将她逼到最里侧,后背紧紧贴上墙壁。

    他用了些力道,将她重新抱进怀里,下巴抵着她乌黑的发顶,不敢看很可能包含着抗拒和反感的眼睛,哑声道:“姐姐,咱们说好了的,你可不能出尔反尔。”

    他顿了顿,又道:“这回若再出什么变故,我会……我会疯的。”

    不是疯,就是死。

    谢知真紧贴着弟弟结实的胸膛,听到里面急促有力的心跳声,不知怎么的,一直惶恐不安的心境忽然平和下来。

    她轻轻“嗯”了一声,片刻之后,又抬起玉手拍拍他的后背,安抚道:“不会的,我答应你。”

    得了这一句,谢知方欢天喜地跳下床,戴好面具,高声唤丫鬟们取纸笔过来。

    林煊私底下和谢夫人通过口风,在主母的授意下,枇杷、青梅等人虽然心有疑虑,却还是将这位从天而降的鬼面男子当成姑爷看待,对他恭恭敬敬。

    谢知方挥毫泼墨,笔走龙蛇,以姐姐的口吻写道:

    臣女谢知真愿与周昱缔两姓之姻,结百年之好,永偕白首,共盟鸳蝶,望太子殿下成全。

    他巴巴儿地将毛笔递到谢知真手中,又将小桌搬到床上,半跪着央求道:“姐姐签了这字,我立时去宫里求殿下赐婚,如今已是十一月,我抓紧时间走完叁书六礼,务必赶在年前迎姐姐过门。”

    怕谢知真不答应,他又凑在她耳边说了些大逆不道的话:“陛下这两年服食了太多丹药,只剩一具空架子,宁王下手又太狠,听说自那日宫宴后,今上再也没清醒过,我估摸着熬不过这个冬天。因此,咱们的喜事宜早不宜迟,若是赶上国丧,再等个一年半载,怕不是要急死我了!”

    谢知真教他催得没法子,虚软无力的手勉强握紧笔杆,落笔时微微颤抖。

    谢知方还当她心里不愿,屏住呼吸看着她用秀雅的簪花小楷写下自己的名字,一边厢狂喜,一边厢愧疚。

    他小心地托着重逾性命的信笺,将上面的墨迹吹干,迫不及待地往外跑,过了会子又折回来,紧紧抱住谢知真,黏人得厉害:“姐姐大病初愈,不宜进补,先吃些清淡的粥点垫垫肚子,等我求了恩旨回来,咱们一起用午膳。”

    谢知真点点头,柔声叮嘱道:“你慢着些,仔细看路。”

    谢知方哪里慢得下来?

    一路快马加鞭冲到宫城,手握太子令牌,如入无人之境,他在文华殿拜过太子,喜笑颜开地将书信奉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