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前世今生,他亏欠她良多,就算死上十回八回,也无法弥补她受过的伤害和委屈。

    他知道——姐姐想要自己的孩子。

    他可以为她摘星星摘月亮,就算把心剖出来给她当球踢都没关系,唯独这一条,他没办法做到。

    为了自私的占有欲,为了把她永远留在身边,他剥夺了她成为母亲的机会,最残忍的是,这一切还被他巧妙地用痴情的糖衣包裹,她甚至没办法说出一个“不”字。

    他对不住她。

    谢知真心有所感,扭过头时,看见杵在门口的弟弟。

    数月未见,他黑了瘦了,风尘仆仆,为着早日赶回来,一身玄色劲装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换洗,散发出难闻的汗臭味。

    谢知真喜不自胜,连忙搁下针线,起身迎上去,也不嫌他脏臭,抬手摸摸棱角分明的脸,又去检查手脚,柔声问道:“不是说过几日才回来吗?我这里又没甚么事,何必这么着急?这一趟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毒虫噬咬?”

    谢知方觉得心口疼得跟针扎似的,神情郁郁地应了一声,指指矮榻上的百家衣:“姐姐在做甚么?”

    谢知真将齐元娘所托之事细细说了一遍,轻声道:“我仔细寻思过,后宫里人多眼杂,便是外衣,也难防有心之人在背地里做手脚,不如你将这两件衣裳献给陛下,过一过明路,就说是咱们俩的一片心意?”

    经了陛下的眼,由御前的太监亲自检视过,往后再出甚么岔子,都攀扯不到他们头上。

    “姐姐也太过小心了。”谢知方没精打采地答应下来,觉得那两顶虎头帽碍眼得厉害,做了个手势使丫鬟们收了,“快歇会儿,仔细伤了眼睛。”

    谢知真张罗他还来不及,自没有心思继续做这些活计,笑着点点头,问道:“累不累?饿不饿?是先沐浴,还是先用饭?”

    谢知方嗅了嗅袖子,自己都嫌弃身上的味道,害怕熏着她,忙不迭解了外衫,抬脚往浴房走:“我先去洗洗。”

    姐弟俩久别重逢,他不若往日里黏人,连抱都没有抱她一下,谢知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难不成……弟弟受了甚么严重的伤,害怕被她发现?

    可看他行动如常,又不太像。

    她忽的想起在邸报上看见的一行字——柱国大将军俘获土司之妻妾女奴百余人,中有土司幼女桑伊,年方十六,艳名远扬,一并押回长安发落。

    艳是怎生艳法?弟弟既俘获了她,自然亲眼见识过罢?

    弟弟在床上要得凶,有时候兴头上来,一夜能折腾她叁五回,在南疆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有没有叫过军妓,抑或和南疆女子生出首尾?

    理智知道谢知方不会招惹些不叁不四的女子进门,可他敬而远之的态度,又令她不得不多想。

    他是不是……阴错阳差做下了甚么亏心事,不敢如实对她说?

    谢知真思来想去,实在按捺不住,推开侧门,走进浴房。

    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谢知方以为是哪个婢女不老实,眉眼充满戾气,厉声喝道:“滚出去!”

    谢知真没遭过弟弟如此对待,芳心一颤,僵在那里,委屈得泪水含在美目里。

    “听不懂人话吗?”谢知方心气正不顺,见婢女不肯告退,恼得将手里的布巾重重摔了出去,“爷的床是你想爬就能爬的?惹恼了我,把你发卖到窑子里,千人骑万人跨……”

    他转过头,瞧见那张发白的花容月貌,吓得连滚带爬翻出汤池,磕磕巴巴道:“姐姐,我我我不知道是你!你怎么会进来?方才有没有伤着你?”

    也不怪他误会,在他的认知里,能哄得谢知真委身,已是千难万难,在床上都不敢玩过分的花样儿,生怕她羞得哭出来,更别提洗甚么鸳鸯浴。

    她怎么会主动走进浴房看他?难不成今儿个日头打西边出来了?

    那方布巾砸在谢知真脚边,倒没有伤着她。

    可她看弟弟又敬又畏,依旧不扑上来抱她,心里翻出许多酸楚,难得的使起小性子:“你说得对,我不该进来……我不能进来……”

    她撂下这话,扭头往外走。

    谢知方唬得魂飞天外,哪里敢就这么放她走,连忙从背后搂住纤细的腰,将人紧紧圈在怀里,做低伏小地赔不是:“姐姐,你愿意进来,我欢喜还来不及。都是我不好,我方才想旁的事出了神,竟然没有认出你的脚步声,真真是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