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知方在家中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朝会,方才换了官服,坐上软轿,慢吞吞地往宫里去。

    他是有功之臣,为表器重,季温珹从御座上走下,亲自相迎,又免了跪拜之礼,着小太监搬来座椅,请他入座。

    这是逾越规制的殊荣,极力推辞,坚持不受,才是为人臣子的本分。

    然而,谢知方竟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去,慢条斯理地理了理绣着麒麟的衣袍下摆,态度十分傲慢:“多谢陛下厚爱,臣这一路鞍马劳顿,身子正有些不爽利。不怕陛下笑话,若不是心心念念着进宫复命,靠最后一口真气撑着,今天早上险些起不来床。”

    莫说战报里并未提及他受甚么伤,单看他行动如常,声音又中气十足,便知不过是些托辞。

    季温珹一口气堵在胸腔,上不去下不来,沉默片刻,方道:“爱卿这一向辛苦,本该多歇息几日,是朕考虑不周。”

    君臣俩你一句我一句地打着太极,面上君友臣恭,底下却暗流涌动,透着前所未有的生分和疏离。

    直到散朝,谢知方都没有上交虎符的意思。

    碍着宽和大度的名声,季温珹也不好开口,只得放人出宫。

    当天夜里,他在皇后宫中坐了半宿,方才勉强睡下。

    他耐得住性子,有些人却耐不住。

    叁日之后,锦衣卫接到密报,于五王爷所居的正房中搜检出一件明黄色的龙袍并一方几可乱真的传国玉玺。

    五王爷并一众妃子儿女们吓得面无人色,跪地直呼冤枉。

    然而,证据确凿,无可推诿,涉事人等当晚便下了诏狱。

    那些个唯五王爷马首是瞻的宗亲老臣们,犹如树倒猢狲散,一夜之间变成一盘散沙,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季温珹看着锦衣卫统领递上来的折子,脸色越发难看。

    齐元娘不敢干涉朝政,然而这皇族之事,还是能谈论一二的。

    她捧了盏热茶,小心翼翼递到季温珹手中,轻声道:“臣妾说句不当说的话,五皇叔有狼子野心,行此大逆不道之事,着实可气可恨,无论国法还是家规,都没有轻饶他的道理。臣妾知道您心存仁爱,有好生之德,然而,为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伤怀,实在不值。”

    “你不明白。”季温珹见她一双眸子黑白分明,盛着纯粹的关心和仰慕,心下软了软,倒难得地吐露几句真心话,“皇叔私底下确实做了许多荒唐事:中饱私囊,卖官鬻爵,广结党羽,私吞田地……不过,他还没胆子篡位谋反。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生了这种心思,也该慎之又慎,怎么会如此轻易地走漏风声?”

    “您是说……五皇叔是被人陷害的?”齐元娘惊讶地捂住檀口,压低了嗓音,“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季温珹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无论是真谋反还是假谋反,无论幕后之人到底抱着怎样的目的,如你方才所说,为皇权计,为江山计,我只能按律法定皇叔的罪。”他这个皇位还没坐稳,若是被区区一个皇叔明目张胆地踩在头顶撒野,还有甚么君王的威信可言?还怎么服众?

    “我不是下不去手,事实上,以皇叔的所作所为,早晚也是要下诏狱的。”他抿了抿嘴唇,低头啜了口凉透的茶水,神色晦暗不明,说的话也暧昧模糊,“可是,不该是现在,太快了……”

    五王爷仗着辈分和党羽,自成一派,势力滔天,又对他多有不敬。

    他不好拿长辈开刀,只能采取迂回手段。

    因此,他苦心积虑为谢知方创造立功机会,亲手扶植对方成为锐气十足的新势力,将朝局维持在微妙的平衡状态,借此稳住自己的地位,逐步建立独属于君王的威信。

    在他本来的设想中,待到几年之后,他坐稳皇位,自可找个契机,通过谢知方之手,将五王爷一派连根拔起,肃清朝野,还百姓一个盛世气象。

    自然,朝局之中少不了争斗,到时候,他会继续物色新的目标,慢慢培养。

    而被忌惮,被提防,被当做国之蠹虫的人,或许会变成谢知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