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百官们大惊失色,议论纷纷。

    柱国大将军名副其实,乃是国之柱石,将将立下这等不世之功,便生出退隐的念头,实在有些古怪。

    更不用提,他前两日还在府中大宴宾朋,行动如常,言笑晏晏,哪有半点儿奏折上自述的“伤重难愈”的迹象?

    没有人相信他会舍下泼天的权势,放弃名垂青史的可能,收剑入鞘,归隐山野。

    相反,他们开始猜测黄金铸就的御座上,那位素以仁爱宽和示人的帝王,是否藏着另一副面孔,是否也不能免俗,像无数位君主那样,飞鸟尽,良弓藏?

    眼看整个朝堂都乱了套,季温珹紧攥奏折,将龙飞凤舞的风流字迹揉得皱皱巴巴,手背上暴起青筋。

    他已经看穿——

    谢知方不是要辞官,而是要借着这由头,给他看看自己在朝廷中的威信与声望。

    如此耀武扬威地把他的脸面掷在脚下踩,最根本的目的不过是迫他低头,逼他再叁挽留,捧出丰厚的赏赐,为昨日里的轻慢而悔不当初。

    怎么,真当他没了他不行?

    季温珹心中冷笑,脸上却不显,沉吟许久,使出先皇在时韬光养晦的“忍”字诀,用朱批在折子上画了个鲜红的叉。

    他转头对明录道:“请贺太医和林圣手一同去将军府上看看,需要甚么药材,不必报朕,径直往太医院取。另外,代朕捎句话给周先生,让他莫要因伤病而多思多想,他是朕的肱股之臣,待到伤势养好,还有要紧事请他去办。”

    明录恭声应诺,捧着折子告退。

    朝臣们嗡嗡的议论声渐渐消失,脸上的表情都轻松了许多。

    谁也没有料到,第二日,谢知方誊了道一模一样的折子,再度呈上来。

    一字未加,一字未减。

    季温珹照旧驳回去。

    第叁日,第四日……谢知方锲而不舍,寸步不让。

    众人暗地里为他捏了一把冷汗,瞧见君王面无表情地往折子上画叉,紧接着拿起第二道奏折,语气温和地询问起今年的税收情况。

    腊月二十叁,齐元娘亲自筹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宫宴,又命戏班子排练了几折又吉祥又新鲜的戏曲,只为博君王一笑。

    自从蛮夷大皇子扎儿台软禁于宫中,季温珹一直着宫人善待于他,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从未做过侮辱虐待之举。

    这会儿眼见殿中灯火煌煌,温暖如春,丝竹悦耳,舞姿曼妙,季温珹的心情好了许多,为显容人雅量,使明录将扎儿台请来同欢。

    那扎儿台身材魁梧,力大无穷,犹如一座小山堵在殿门口,唬得娇滴滴的舞伎们白了脸色,不敢做声。

    季温珹和和气气地道:“听闻蛮族皇子武艺超群,盖世无双,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快请坐。”

    虽为阶下囚,扎儿台却毫无萎靡之气,反而用放肆的眼神在殿中扫了一圈,直勾勾地盯着矜贵优雅的皇后娘娘看了好几眼,方才漫不经心问道:“周昱呢?”

    眼见齐元娘被他看得有些难堪,季温珹心中泛起薄怒,强压着情绪道:“周将军身体有恙,并不在场,皇子请坐,尝一尝我们中原有名的兰陵醉。”

    明录见扎儿台实在傲慢,掐着公鸭嗓道:“咱们陛下深仁厚泽,这才对皇子百般优待,皇子不可得寸进尺,忘了自己的身份。”

    扎儿台目如鹰隼,锁住儒雅斯文的年轻男子,满脸不屑,桀桀笑道:“中原的好男儿,我只认两个,一个是死在我手中的谢知方,另一个就是周昱,其余人等,与妇人无异。”

    “若不是有周昱在——”他轻蔑地抬手点了点坐在高台上的帝王,“你这样的小白脸,也只配给咱们提提鞋,泄泄火。”

    “大胆!”面色铁青的季温珹还没说话,齐元娘便已忍不住,素手重重拍击玉案,喝令左右,“还不把他这张臭嘴堵上,速速拖下去?”

    众人如梦方醒,一拥而上,将雄壮的汉子擒获,你拉我拽地往外扯。

    “老子只服周昱,你他奶奶的算个什么玩意儿?”扎儿台满脸匪气,破口大骂,“皇后娘娘倒是生得好颜色,若那一日我赢了周昱,你这会儿说不定正给我暖被窝呢,顺带着伺候伺候我几个好兄弟,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