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颜料果非凡品,瞧着和寻常墨汁无异,染在柔韧的肌理上,却透出隐隐的赤红。

    谢知真沉下性子,运笔如行云流水,不多时,一尾活灵活现的黑鱼跃然纸上。

    这鱼颇有些气势,嚣张乖戾,形神奇诡,刷上浓淡不一的黑红之色,显出几分妖异,偏又生动鲜活,看得久了,好似在摇头摆尾。

    谢知方按捺不住好奇,弯下腰来看,满目惊喜:“姐姐怎么想起画这个?画得真好,我极喜欢。”

    谢知真闻言怔了怔。

    眼前未完工的画与她擅长的工笔花鸟风格迥异,连她也不明白为何要另辟蹊径。

    仿佛冥冥中有人操控着她的手运笔转合,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这样更适合他。

    “像你。”她翘起唇角,换了朱红色的颜料,加上点睛之笔。

    一瞬间,整条鱼像活了过来,而那丛浓密的毛发,便是深不见底的水草。

    鱼儿头朝下凑近深渊,像是在犹豫要不要一头扎进去。

    “哪里像我?我是人中龙凤,最次也该是海底蛟龙,如何是一条小小的鱼儿能比的?姐姐这般戏弄夫君,实在该罚……”谢知方口中念念有词,两手却不住抚摸小腹。

    过了会子,他实在忍不住,露出四颗尖尖的犬齿和两个酒窝,轻声道:“虽说遇水不融,也不知能撑多久,还是要爱惜些。我打算最近半个月都不沐浴,姐姐可别嫌弃我。”

    “不要乱动。”谢知真轻轻拉开他的手,神色专注,“我还没画好。”

    谢知方乖乖“哦”了一声,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浅蘸金粉,为这条野性难驯的黑鱼点饰鳞片,神色渐渐变得隐忍,在半空中晃来晃去的脚也老实下来。

    她画得认真,一缕青丝从耳后垂下,散成千万根细软发丝,时不时蹭过他大腿根部,搔得他筋酥骨痒。

    “姐姐……”他替她拢起长发,绕着食指缠了一圈又一圈,既想将人扑倒,又舍不得惊扰她,声调喑哑了两分,“站着累不累?要不要坐下来画?”

    谢知真着实有些腰酸。

    倒不是因着久站,而是昨夜胡闹太久,尚未恢复元气。

    她依言坐下,重新调整握笔姿势,细软的兼豪划过小腹下方某一处,敏锐地察觉到他肌肉一缩,呼吸紊乱。

    “痒……”他低嘶一声,少了得意,多了撒娇,倒令谢知真生出几分逗弄之意。

    她循着笔势往回走,在那处逡巡不已,将残存的金粉尽数涂抹于上,又似有意似无意轻轻吹了口气。

    温热的呼吸扑在下腹,再加上她伏在他腿间这般令人浮想联翩的姿势,少年的神情不免有些恍惚。

    他定定地看着她,难耐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胯下那物越发坚硬,直愣愣地抵在如玉皓腕,往无瑕的肌肤上吐了点儿淫秽的前精。

    “姐姐,你这样……好像在用嘴帮我含弄……”他毫不避忌地说出心中所想,眼神越来越露骨,那条披着金鳞的黑鱼也燥热地一起一伏。

    谢知真这才反应过来这姿势有多不合适,忙不迭搁下毛笔往后退,道:“画好了,你快穿上衣裳。”

    “姐姐莫急,颜料还未晾干,蹭在衣裳上弄花了岂不可惜?”谢知方赤着脚下了地,一边低头欣赏,一边挺着粉嫩光鲜的肉物在书房中走来走去,羞得谢知真满面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