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冬至,谢夫人顺利诞下一女,名唤谢知婉,小字晚晚。

    女儿长相随她,细眉圆脸,肤色白净,模样甚为讨喜。

    谢夫人包着厚厚的头巾,看着乳娘喂过奶,对僵立在一旁的易星华道:“你也抱抱她。”

    到底是孩子的生身父亲。

    易星华战战兢兢地接过女婴,手脚慌得不知该往哪里放好。

    晚晚撇了撇嘴,“哇”的一声哭了。

    他也快要哭出来,求助地看向谢夫人:“这……这可怎生是好?”

    谢夫人笑着摇头,将女儿搂进怀里,因着产后体虚,不多时便犯了困,阖目睡去。

    易星华蹲踞在床边,一会儿看她,一会儿看呼呼大睡的女婴,两只眼睛竟然不够使。

    自这日起,他忙得如同陀螺。

    白日里盯着厨娘炖补血养身的药膳,亲力亲为地照顾谢夫人,晚间与乳娘学习如何照顾婴儿,把屎把尿,毫无怨言。

    俗话说:地里有苗不愁长。

    眼看着晚晚一天天长大,转眼便到了学走路的时候。

    易星华弯腰扯着一双小手,引着女童从花圃这头走到那头,在松软的泥土上留下两行脚印,累得腰酸背疼,却不肯让仆从为他分忧解劳。

    “你也太惯着她。”夜里,谢夫人见易星华还要逞强往她身上爬,实在看不过眼,抬手推了推他,“晚晚如今也有十来斤重,日日只缠着要你抱,如此下去,怎么吃得消?”

    “她喜欢亲近我这个舅舅,我欢喜还来不及,并不觉得辛苦。”二人身份见不得光,为着掩人耳目,对外以姐弟相称,众人唤他“舅老爷”,晚晚则直接喊“舅舅”。

    他确实疲累,便探手入她花穴,熟稔地拢捻撩拨,又取了根不大不小的玉势,浅浅送进去,咬着她耳朵道:“且委屈夫人一晚,明日小生必将加倍偿还。”

    谢夫人失笑,放松身子享受他的周到服侍,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抚他光滑的脊背。

    他于照顾晚晚这一事上委实无可挑剔,事无巨细,心思细腻,倒省了她许多心。

    偶有闲暇时,易星华还是喜欢赌钱。

    赌瘾戒不掉,出手却悭吝许多,只肯一个铜板一个铜板地下注。

    昔日里奉承他的小厮下仆们见没有油水可捞,满心嫌弃,又不好违背主母命令,只得捏着鼻子陪他消遣。

    说来也怪,走尽背时运的人,这会儿却柳暗花明,十赌九赢。

    晚间,他收拾好满满一匣子的铜钱,只留下二十枚,余者拿到账房换成碎银,小心锁进柜子中。

    “这是做甚?”谢夫人踱进房中,好奇问道。

    易星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给晚晚攒嫁妆。”

    谢家金玉满堂,几个姐姐哥哥又对幼妹颇为娇宠,实在不愁嫁妆。

    可无论如何,这是他做爹爹的一份心意。

    谢夫人和气地笑了笑,坐在桌前拆看女婿寄来的家信,示意易星华准备笔墨纸砚。

    “周将军和大小姐在金陵可好?”易星华与她闲话家常。

    “都好。”谢夫人微微点头,看了半页纸,表情微妙,“昱儿……在金陵开了间赌坊。”

    “妙啊,妙啊。”听见有人将他的毕生梦想变作现实,易星华满目向往,遭谢夫人瞪了一眼,急忙改口,“有辱斯文,有失体面!”

    谢夫人摇了摇头,哭笑不得:“这孩子素来喜欢胡闹,算了,由他去罢。”

    易星华眼尖,瞥见家信末尾写了几句话——

    “晚晚虽好,母亲仍需一嫡子傍身,那易星华本就不中用,如今年岁渐长,想来容貌与体力皆不如旧时,给些银子打发了便是。我另挑了几名干净听话的面首,不日给您送去。”

    他如遭雷击,眼前一片模糊,如雾里看花,耳朵也塞了棉花,听不清谢夫人说了些甚么。

    谢夫人连唤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惨白着脸强颜欢笑:“夫人有何吩咐?”

    “替我倒杯茶来。”谢夫人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自去运笔着墨,“脸色怎么这般差?且去卧房休息会子,唤杏儿进来伺候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