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姐(姐弟骨科、1V1) 作者:鸣銮

    



    第五回意气投且贪欢笑,光阴长共游书海



    却说这林煊,乃是大理寺卿林大人家的独子,遗传了他爹冷面无私的性情,常年端一张黑脸,出口必冷言冷语,兼之喜服玄色衣衫,远远望去,好似一尊阎罗王。

    谢知方这样顽劣不堪的性情,油嘴滑舌,风流跳脱,偏偏长着副堪比女儿家的精致相貌,一笑露出两个浅浅酒涡,甚是讨喜,和林煊本应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极端。

    可这两位,见了面却如亲兄弟一般,亲密无间。

    “听说你病了,我吓得跟什么似的,从我外祖家一路赶回来,下船连家都没顾上回,便赶着来见你最后一面,可你这不活得好好的吗?怎么,又装病?”林煊嘴角勾起讥诮的弧度,眼睛里却闪着细碎的光。

    谢知方晃了晃扇子,嬉皮笑脸:“瞧你,明明是在关心我,说话怎么这样难听?我是真的病啦,不过如今已经大好,不碍事。”

    他毫不客气地打开林煊带来的食盒,欢呼一声,拈起块双糯玫瑰糕塞入口中,毫无形象地大嚼特嚼,赞道:“好吃!”

    林煊嘲讽:“吃吃吃,胖不死你!不是我说,你照过镜子吗?你比两个月前胖了整整一圈知道吗?”

    谢知方不服气地站直身子:“你没发现我还长高了吗?你等着,最迟到腊月,我一定超过你!”

    林煊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看了看门外值守的小厮,放低音量,说起正事:“我这次去外祖家探亲,经过辽东,你猜猜我碰见了谁?”

    谢知方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仍旧是没心没肺的笑模样:“难不成是宁王殿下?”

    “你怎么知道?”到底是年纪小,还不会遮掩情绪,林煊的脸色十分惊讶。

    他怎么会不知道?

    谢知方苦笑,嘴里的糕点也失去了香甜的味道,变得索然无味。

    投靠叁皇子宁王,是他和林煊生命中的重大转折点。

    一个通向登天大道,一个通向幽暗冥府。

    那年,他不堪忍受父亲的不公正对待和董姨娘的面甜心苦,负气出走,直奔宁王所辖的辽东大营。

    林煊也怀着建功立业的大抱负,悄悄离家,和他同行。

    所有的少年意气,经过一场真刀真枪的血雨浇袭,立时散了个干净。

    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他整个脑子都是懵的。

    一剑贯入那个蛮夷人的胸膛,温热的血喷了他一脸,可那人还没断气,张大嘴巴,露出雪亮的牙,扑过来咬他脖子,打算拖他一起下地狱。

    是林煊惨白着一张脸,从背后补了一刀。

    两个少年,像抱在一起取暖的幼崽,哆嗦着,煎熬着,互相打气,撑过了大大小小十余场战役。

    可是,谢知方永远记得,在隆安五年的腊月叁十,在普通百姓兴高采烈辞旧迎新的那一晚——

    林煊,死在了他的怀里。

    敌军突袭,箭矢穿胸。

    谢知方此时想道,是否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不然为何,林煊的死法和他一模一样?

    宏图霸业转头空。

    重活一世,谢知方俱已看破。

    林煊正在兴致勃勃地和他讲述宁王是如何的具有天家气度,又是如何爱民如子云云,谢知方笑了笑,并不搭话。

    “明堂,你不是一直说很敬仰宁王殿下,想要投奔于他吗?我觉得……”林煊正打算撺掇他和自己一起离家出走,忽听谢知方淡淡说了一句。

    “不,我改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