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姐(姐弟骨科、1V1) 作者:鸣銮

    



    第九回芥蒂深暗行鬼蜮,刃有余灯下张罗



    这日午后,多日不曾露面的董姨娘突然到访。

    无论私底下有多少龃龉,在待客的礼节上,谢知真是从来不出错的。

    神色如常地令枇杷上了好茶并四味精致点心,她坐于上首,端的是大家闺秀的淑雅气质,客气微笑道:“姨娘这一向可大好了?”

    董姨娘穿一身素色衣裙,薄施脂粉,我见犹怜。

    她收了以往的骄矜之气,言行间透着十二分的客气:“郎中来诊过脉,已经没有大碍。我病了这么久,连累真娘操持府中上下琐事,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她做了个眼色,示意李嬷嬷将一个青瓷罐子捧上来,笑道:“这是我亲手做的胭脂,不值什么钱,胜在颜色鲜艳,气味香浓,真娘如果不嫌弃,就拿去顽罢,当做是姨娘送你的谢礼。”

    董姨娘在梳妆打扮上颇有几分本事,但凡长安城中新时兴起来的妆容、发髻和服饰,没有她不知道的。

    也因此,鸠占鹊巢、把持谢家中馈的这些年,她虽是不入流的姨娘身份,依然在贵妇圈中搏出几分名气,也结交了几个夫家官职不低的贵妇。

    谢知真笑着道谢,命枇杷收下,却半字不提将管家之权交还给董姨娘的话。

    董姨娘又暗示了几句,皆被谢知真绵里藏针地刺了回来,脸上的笑便有些挂不住,心里更将她忤逆自己的行为归结于谢知方的撺掇教唆。

    没见过什么世情的深闺少女,一向被她拿捏得死死,如今忽然转了性子,寸步不让,不是无赖鬼精的谢知方在背后出的主意,还有别的可能么?

    董姨娘见谢知真无论如何不肯就范,便转了话头:“真娘,我这趟来,除了道谢,还有件事要提醒你。”

    “姨娘请说。”谢知真不卑不亢地道。

    “每一年的七月十八,咱们谢府都会举办清凉宴,宴请亲朋好友。”董姨娘看了面孔白净、眉目越长越像那个女人的少女一眼,心底越加厌恶对方,面上却一点儿不显,“这是你母亲在世时定下的规矩,我管理后宅的这些年,也一直循着旧例,从来没有中断过。”

    她露出一抹奇异的笑容:“今年,姨娘就偷个懒,看真娘大展身手了。”

    这事谢知真却是知道的,且已经在筹备当中。

    她微微颔首,并不接话,也不打算向董姨娘请教一应事宜,而是端茶送客。

    董姨娘施施然地去了,背地里和李嬷嬷安排下早就定好的计策,暂且不提。

    举办宴席之事,看起来简单,其中的门门道道却数不胜数。

    宴请人员的名单,各自夫家所任官职,所属阵营,彼此之间是否有什么过节,饮食上有没有什么忌讳,如何安排座次,请哪家的戏班子,点什么样的曲目……如此种种,俱在考虑范围之内。

    如今的朝局之上,共分叁个派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