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姐(姐弟骨科、1V1) 作者:鸣銮

    



    第二十六回齐大非偶生踌躇,缘分天定聘娇娘



    宴席散场,谢知方等不及回府,将白马交予安禄牵着,身子一弯便钻进了马车里。

    叁言两语将枇杷和绿萼打发出去,他紧挨着谢知真坐下,急慌慌问道:“姐姐方才去了哪里?可有什么人难为你?齐兄的模样,你可看清了?”

    谢知真双颊绯红,低声将齐太夫人唤去抄佛经的事说了,被谢知方缠得实在受不住,方才微微点了下头,脸上现出女儿家的羞意。

    谢知方明白这是入了她眼的意思,齐家也有相看之意,不由大喜,伸手握住姐姐的手,在因执笔而微微红肿的地方轻轻揉按,宽慰道:“齐国侯府规矩是大了些,姐姐受委屈了,且忍一忍。待往后成就好事,我寻机会劝说齐兄寻个富庶之地任职,你们俩天高皇帝远,过自己和和美美的小日子去,齐兄为人雅正,脾性温和,又无长辈在身边管教,保姐姐自由自在,称心如意!”

    谢知真慌得急掩住他口,嗔道:“越说越不像了,莫说八字还没一撇儿,便是真的……”

    她的脸颊烧得滚烫,顿了顿方忍羞说道:“便是真的有缘,孝顺长辈、晨昏定省也是分内之事,怎可任性推脱?”

    她是经过严格教养的大家闺秀,相夫教子、侍奉翁婆的规矩礼法已经根深蒂固,也明白世上女子多是如此过活,因此从来不敢奢望能够过上弟弟口中的逍遥生活。

    谢知方却对诸多繁文缛节不以为然,撇撇嘴道:“姐姐有所不知,后宅妇人争斗之激烈,不亚于前朝权谋,想要磋磨一个新妇,多的是令人挑不出理叫不出屈的迂回手段。齐大夫人虽与母亲有交情,心里也喜欢你,不至于太过难为你,但那位太夫人素以严苛出名,观今日之行事便可见一斑,我却舍不得姐姐受这种苦。”

    谢知真睫毛微颤,对这门明显是高攀的婚事起了叁分踌躇,却没有表现出来。

    且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便到了六月上,谢家的另一件好事却近了。

    原来自除夕夜后,谢韬便托同僚代为留意,看哪户人家有教养合宜的女子,可堪聘为续弦。

    也是缘分天定,都察院御史宋大人家的嫡女二十七岁年纪,为亡夫守寡叁年,于清明时节往泛兰寺祈福,路上马车坏了,正巧碰上携子女前去上香的谢韬,两下里一照面,一个青春少艾,一个风流儒雅,不免各自惦记在心里。

    过后不久,谢韬使人打听了宋小姐的身份,请媒人前去提亲,对方果然应允。

    宋大人忧心女儿再嫁遭人轻视,亲往御前求了个县主的名号,又备了实实在在的六十四抬嫁妆,风光大嫁,也是喜事一桩。

    成亲次日,谢知真姐弟俩联袂而行,一起去拜见继母。

    粉雕玉琢的谢知灵也被嬷嬷带了过来,早早在偏厅等待,她一抬眼看见最温柔可亲的姐姐,立时笑逐颜开,蝴蝶一般扑到她怀里,只顾黏着人不放。

    谢知方与这位幼妹八字不合,见到她便肝火旺盛,有心将姐姐抢回来,又担心被继母撞见,惹人笑话,只得强自忍了,暗地里磨牙。

    不多时,严妆打扮的新夫人在婢女们的簇拥下走了出来,和谢韬一左一右坐在正位之上,受了叁个儿女的茶,笑吟吟地给他们各封了一个大红封,此外又有厚礼相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