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姐(姐弟骨科、1V1) 作者:鸣銮

    



    第叁十二回傻弟弟苦吞黄连,俏姐姐初试红装



    古刹幽寂,二人循着青石铺就的小路慢慢走着,一递一声儿说话。

    “前日里借明堂的光,吃了几个玫瑰豆沙饼,外面铺子里虽然也有卖,吃多了总令人觉得发腻,谢小姐做的却与众不同,入口香甜,后味又有几分清冽,令人回味无穷。”齐清程刻意放慢脚步,迁就谢知真的步伐,和她的距离也不远不近,避免冒犯佳人。

    “我试着往里面加了点儿陈皮与薄荷汁子,不料公子竟然尝了出来。”谢知真浅笑着,云鬓花鬟,粉面桃腮,绝美不似俗世中人。

    齐清程痴痴地看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接话:“听闻上个月十五,是谢小姐的生辰,我备了份礼物,婚礼未行,怕你为难,也不好托明堂送予你,等秋日里再补罢。”

    他这意思,便是秋日里就要迎娶谢知真过门了。

    谢知真脸颊滚烫,不敢应声,偏过头看花圃里盛放的大朵牡丹,心下却感念他如此有心。

    齐清程耳朵也有些发热,仰头望碧空如洗,白鹭凌云,心中欢喜无尽,恨不得明日里就将她娶进门。

    须臾,他听见她柔柔的嗓音:“听明堂说,齐公子过不几日将行冠礼,我在这里先行恭喜公子,愿你宏图大展,不坠青云之志。”

    齐清程喜不自胜,郑重道谢。

    他转过头,见谢知方身手轻灵地从大树上跃下,便问:“可是家仆们上山了?”

    谢知方的脸色有些冷,下了逐客令:“说话功夫便到,齐兄快从寺院后门离去,毋要教别人看见。”

    齐清程明白来日方长的道理,也不敢多耽搁,拱手道:“今日大恩,没齿难忘。”

    待齐清程离开,谢知方看着姐姐笑容未退的娇颜,心下酸涩,问道:“姐姐可会怪我擅作主张?”

    若是她像往日里一样嗔怪他不合规矩,肆意妄为,也就说明齐清程的分量还不够重,他的心里反倒会好受些。

    可谢知真却表露出几分女儿家的羞意,一双含情美目斜眄了他一眼,轻轻放过:“罢了,下不为例。”

    谢知方如同吞了一整盒黄连,吐又吐不出,咽又咽不下,整张俊脸都垮了下来。

    姐弟俩为母亲点了长明灯,在山上游玩半日,方才缓行归家。

    谢知真邀弟弟过她院子里叙话,谢知方自然答应,进门的时候还勉强挤出来个笑脸,拈了几颗蜜饯放入口中:“姐姐找我可是有什么好事?近来我的脚似乎又大了些,姐姐若是有空,可否给我再做两双鞋履?”

    是他贪心,这几个月找各种由头,请姐姐为他做了四季衣衫不说,连袜子都缝了近一打。

    可一想到姐姐嫁进齐国侯府后,再也没机会享用这样的待遇,他便觉得不甘。

    几个丫鬟听见他的话,一齐笑了。

    青梅嘴快道:“我替我家小姐说句不该说的罢,咱们府里有现成的绣娘,少爷何苦总缠着小姐做鞋做衣裳?前阵子为了给您赶那两套冬服,小姐夜夜熬到叁更才睡,这一双眼睛都熬红了,少爷看着就不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