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姐(姐弟骨科、1V1) 作者:鸣銮

    



    第四十四回才子赴宴大放异彩,墙头马上怨偶



    且不提齐国侯府众人是如何做着占尽便宜的美梦,单说谢知方这边,自打和姐姐通过口风,便暗中筹谋布置起来。

    若按姐姐的意思,将婚事悄悄退了,齐清程那厮肯不肯放过嘴边的肥肉暂且不提,单两边的长辈,便不好应付。

    不说出个正当理由,别人难免觉得是他们谢家眼高于顶,抑或恶意猜测姐姐是否有什么隐疾,于名声大有妨碍。

    可若将齐清程做下的龌龊事体摊在明面上,不止齐国侯府颜面无光,就连谢知真,也难免被那些个羡慕嫉妒她的世家小姐们暗中耻笑。

    还没进门,夫君便离心至此,是多光彩的事么?

    世道总是对女子更苛刻些,由不得他不谨言慎行,深思熟虑。

    因此,这退婚之事,不能由他们谢家开口,须得让齐国侯府亲自央求。

    错处也得由齐清程一力担当,若是敢溅半点儿泥星子到姐姐身上,他就心疼死了。

    思来想去,谢知方来了一招祸水东引,将宁王殿下一母同胞的嫡亲妹妹——生性骄横跋扈的乐安公主,定为倒霉的替罪羊。

    细究前尘,这乐安公主还和他结过一段孽缘。

    他前世里位极人臣之后,仗着自己比别人聪明,极爱卖弄才学,更自诩天文地理,无一不精,好死不死和女扮男装的乐安公主在才子宴上打过擂台,杀得对方铩羽而归,更杀出了一个大麻烦。

    乐安公主正值韶华,有沉鱼落雁之貌,又是陛下和丽贵妃的掌上明珠,想要求娶她的勋贵簪缨犹如过江之鲫,可她全不放在眼里,却对谢知方这个才貌双全、文武兼济的长安新贵情根深种。

    彼时的谢知方,踌躇满志,野心勃勃,又好往花街柳巷里去,哪里有心思迎一位姑奶奶供在家里?当即避之唯恐不及,硬顶着抗旨不遵的罪过,死咬着牙,也没肯答应这桩婚事。

    自那以后,乐安公主便对他因爱生恨,听说时常在宫殿里扎小人、念恶咒,又对长安诸位名门淑女放出狠话,勒令她们不许与他结亲,颇有种想让他孤独一生的架势。

    谢知方乐得自在,照旧在宁王殿下跟前效力,顺风顺水,显赫一时。

    一边是外表与谈吐颇具欺骗性的花心公子,一边是满心想寻个天下第一才子做夫君的刁蛮公主,堪称绝世怨偶。

    谢知方做媒做上了瘾,自觉这两个人实在不能更配,忙不迭做局,引二人入彀。

    不日,宫中放出风声,言说太子殿下将亲自开设才子宴,请翰林鸿儒讲学,邀长安才子赴宴,考吟诗作赋,论诸子百家,席间表现优异者,不仅可获得太子殿下赏赐的宝物,更有机会被他引荐给陛下,从此一步登天。

    齐清程将来是要袭爵的,因此并不将功名恩宠放在心上,再加上这阵子柳莲儿的身子一直不大爽利,因此本不待去。

    不承想,疏远多日的谢知方竟亲自来邀,更是主动放下身段,说什么之前逼迫他驱逐通房之事,是自己钻了牛角尖,请他不要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