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城之内不得骑马,不得佩戴兵器,非三品以上官员不得携带随从,谢知方在正艳门外卸去腰间佩剑,扶着姐姐下了马车,将一众下仆留在原地,步入戒备森严的天子居所。

    却说这贝阙珠宫,檐牙高啄,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说不尽的富丽豪奢,气象万千。

    他侧头仰望朱红色的高墙,只觉两面的墙合围起来,抱成个遮天蔽日的牢笼,压抑得人透不过气。

    “姐姐,你喜欢这儿么?”他没来由地想起前世里功成名就后,和姐姐有限的几次见面,似乎都是在这花团锦簇的深宫里。

    那时的她高绾云髻,珠围玉绕,腰佩翠琅,腕约金环,皑皑如冷山之雪,皎皎若云间之月,和他之间总隔着无数面目不清的人,连一句t己话都没机会说。

    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她那时候到底在想些甚么,又是出于何故,愿意为他这个并不亲厚的弟弟放弃尊贵荣宠的后位,义无反顾地奔向绝路。

    谢知真却并未对此处的繁华盛景露出惊异或是迷恋之色。

    她浅笑道:“梁园虽好,并非久恋之乡。”

    谢知方怔了怔,笑道:“姐姐说的有理。”

    宴席还没开始,他已经萌生出归家之念。

    丽贵妃独占圣宠,掌皇后凤印,因此,举凡进宫的女眷,无论受谁传召,必要先往长春宫中拜见贵妃娘娘。

    走在通往长春宫的御道上,谢知方看着汉白玉雕就的方砖,联想起不愉快的经历。

    前世里,他和姐姐就死在这附近。

    瞳孔有些晦暗,谢知方越矩地拉住姐姐的手腕,脚步顿了一顿。

    “阿堂,怎么了?”谢知真心觉有异,并未挣脱,而是有些疑惑地看向他的脸。

    “无事。”谢知方深吸了两口气,缓下焦躁的心绪,啰啰嗦嗦地叮嘱她,“待会儿我不好进殿的,若是贵妃因太子殿下或是乐安公主的事难为你,说一些夹枪带棒的话,姐姐千万忍着些,往后我找机会给你出气。”

    谢知真忍俊不禁,一一应下。

    她进殿觐见的时辰不早不晚,长春宫中聚满了后妃命妇,花团锦簇,热闹非凡。

    谢知真恭恭敬敬地行跪拜之礼,旁边的太监高声唱道:“谢韬谢太傅之长女——惠和县主拜见贵妃娘娘!”

    丽贵妃一瞧见谢知真,便想起自家女儿上杆子替她跳进火坑的事,气不打一处来,便存心给她难堪,继续和身边的郑嫔说话,将雪肤花貌的一个美人儿晾在冰冷的地上。

    谢知真教养出众,不羞不恼地端端正正跪着,便是遭两侧的妇人们指指点点,依然面不改色。

    跪了半柱香之久,丽贵妃这才慢理云鬓,掀起薄薄的眼皮,做出副恍然大悟状:“唔,这不是惠和县主么?你是甚么时候来的,怎么我竟不知道?”

    她乜了唱名的太监一眼,指桑骂槐道:“没眼力见的奴才,巴巴地杵在这里丢人现眼!还不快将人扶起来?”

    谢知真谢了恩,将手中捧着的匣子献上去,道:“这是臣女的一点儿心意,还望娘娘不要嫌弃。”

    太监将匣子呈到丽贵妃面前,里面是一柄玉如意,通t洁白无瑕,价值不菲,算是件上乘的宝物。

    丽贵妃心气稍顺,待看清她的模样时,脸色微变。

    不止贵妃,就连离谢知真近些的妃嫔妇人们也是又羡又妒。

    明珠临室,衬得一众美人黯然失色。

    “县主有心了。”丽贵妃端起一盏兰雪茶,轻啜一口,神色淡淡的,“县主今年多大年纪?可有婚配?”

    乐安被齐家坑害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谢知真却全身而退,又生了副这样倾国倾城的祸水相貌,丽贵妃不由得又恼了三分,一边询问着,一边暗地里盘算应该把她配给哪户人家,才能既不教人非议,又能让她吃尽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