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身量初初长成,手长腿长,小麦色的皮肤底下蛰伏着薄薄的一层肌肉,不过分壮硕,也不羸弱。

    双肩还不算宽阔,却已经有了为至亲之人遮风挡雨的轮廓,腰身窄瘦,后t挺而翘,被亵k遮挡着的胯下拱出明显的凸起。

    他的头发用白玉冠束着,眉眼俊俏得难以描画,眼睛专注地盯着躺在床上的女子,脸上浮现出薄红,赤着上身,光着双脚,抬腿爬了上去。

    姐弟二人四肢交缠,近乎全裸,以前所未有的亲密姿态,紧紧抱在一起。

    谢知方结结实实地压在姐姐身上,膝盖用了些力道,顶开软绵绵的玉腿,抵向柔嫩的花穴,蹭了一腿的淫水。

    他摸了摸她汗湿的脸儿,低头亲吻紧蹙的眉心、半阖的星眼,依次往下,伸出舌头舔了舔精致的琼鼻,在檀口附近辗转半晌,到底不敢实实在在地亲下去。

    她意识模糊,他的神智却是完全清醒的,心里还是藏着几分胆怯。

    他转而去舔修长的颈项,瞧见那线被利器刺破的伤口,心疼地吻了又吻,捉着她的小手抚弄自己滚烫的胸膛,同时探一只手到雪背之后,摸索着扯开肚兜的系带。

    他的表现并未b春梦中强多少,哪里都想看,哪里都想亲,恨不得立时将她剥个精光,分开双腿用力操进去,好杀一杀骨血里翻腾的可怕痒意,灭一灭暗中烧了无数个日子的欲火。

    颈后的带子也被解开,轻飘飘的布料滑落,谢知真尤物一般的身子尽数落在他眼里。

    往上看时,酥r浑圆,次第拥雪成峰,有道是: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玉山高处,小缀珊瑚。

    向下细观,腰肢纤细,腿间暗掩风流,却说是:胜如西子妖娆,更b太真澹泞,骨香腰细,不盈一握,花心一点,与郎紧收。

    谢知方看得双目发红,呼吸急乱,强忍住欲火覆上那两团嫩乳,爱抚肉弄,力道由轻及重,着意观察姐姐的反应。

    谢知真脸儿红透,口中模糊不清地叫着,左不过是一些破碎的音节,一双玉手在少年身上轻轻拂动,端的是欲拒还迎。

    “姐姐觉得这样舒服么?”他用了些力气,将玉乳捏成淫靡的形状,又缓缓松开,她的肌肤太细嫩,只这么玩了一会儿,便留下绯艳的指痕,犹如雪中开出靡丽的桃花,每一寸欲t1皆可入画。

    “还是这样更舒服些?”他俯下身,伸出灵巧的舌尖轻舔珍珠般莹润的乳珠,唾液涂满淡粉色的肉粒,发出潋滟的水光,双目着迷地看着她沦陷在情欲之中的脸。

    “嗯……”谢知真眼前模糊成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清,身子又燥又痒,本能地明白只有眼前之人的亲吻和爱抚,才能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于是,她诚实地给出反应,双臂缠上他的肩膀,将硬硬的樱珠更深地送进他的口中,声音又软又媚:“要……要这样……”

    谢知方心跳如雷,下体y得快要爆开,含住玉珠狠狠吸了几口,又打着圈舔舐周围的凸起。

    膝盖用了些力道,顶着鲜嫩的花户来回蹭动几下,没有经过人事的美人儿哪里受得住这等手段,当即难耐地收拢双腿,将他死死夹在湿漉漉的腿心里,娇啼不止。

    少年将俊脸移到另一侧,有一搭没一搭地舔着滑腻的乳肉,手指刮了刮刚被自己吃过的乳珠,挟着亮晶晶的口水,顺腰肢和小腹滑下去,摸进散发着幽微香气的穴里。